<cite id="v7hzr"><video id="v7hzr"><thead id="v7hzr"></thead></video></cite>
<var id="v7hzr"></var><var id="v7hzr"></var>
<var id="v7hzr"></var>
<cite id="v7hzr"><strike id="v7hzr"><thead id="v7hzr"></thead></strike></cite>
<cite id="v7hzr"></cite>
<var id="v7hzr"></var>
<var id="v7hzr"><video id="v7hzr"><menuitem id="v7hzr"></menuitem></video></var>
<cite id="v7hzr"><video id="v7hzr"><listing id="v7hzr"></listing></video></cite>
<var id="v7hzr"><video id="v7hzr"><listing id="v7hzr"></listing></video></var>
<var id="v7hzr"><strike id="v7hzr"><listing id="v7hzr"></listing></strike></var>
        1. 山東力卡小說閱讀網站
          山東力卡小說閱讀網站 > 黃金牧場

          黃金牧場

          作者:訾令璟

          收藏:274

          狀態: 連載中

          最后更新:2022-04-25

            黃金牧場“嗯,”劉德柱點點頭:“爸你還記得媽出事那天晚上,有三個人幫過我們不,一個開槍的,一個玩撲克的,還有一個從天而降的女孩,我們都是同一個老板,那天晚上是他讓三個手下出手幫的咱們?!?“奧,這我知道,”劉有才砸吧砸吧嘴:“對方人倒是不錯,那種危機時刻能出手幫忙的,都是恩情了。咱老劉家雖然窮,但做人做事從來不差什么?!?“嗯,”劉德柱點點頭。 “對了,你老板今年多大了?”劉有才問道。 “不知道,”劉德柱搖搖頭:“我至今都還沒見過他,非常神秘?!?劉有才想了半天:“我老看網上有人對比,說哪個時間行者才是最厲害的,還把時間行者給分了好幾等,你老板是哪一等的?” 劉有才說的排序,是網上有人將時間行者穿越后的身份分門別類,劃出5個等級。 第五等的時間行者:進去之后就很慘,不僅背負外債,還被人追殺。 第四等的時間行者:進去之后出身底層,還看不到希望。 第三等的時間行者:普通工薪族、社團成員,在表世界打工,進入里世界還是要忍氣吞聲的打工。 第二等的時間行者:有特殊身份,可能是某個聯邦部門的職員;基因戰士;裝備精良的機械肢體戰士。 第一等的時間行者:穿越之初就具備了極高的身份地位,或是攀附了真正的權勢人物;智商極高,可通過自身努力快速成長;修行者;覺醒者;。 劉德柱回憶著每個等級的時間行者標準,他想把老板歸為第一等,但總覺得還不夠。 因為其他人只需要滿足某一項就可以被劃為第一等時間行者,而那位老板好像幾乎滿足了第一等時間行者標準里所有的條件。 這種人該是第幾等? …… 晚上還有一章,但可能會稍晚。今天早晨喊了朋友,去鄭州幫一些困在鄭州高鐵站的洛陽人回家,耽誤了一些時間,他們有些人困在那里2天以上了,也找不到車。 抱歉,我這邊盡快碼第二章。 256、時間行者的賺錢方式 行署路家中,南庚辰見慶塵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偷偷看了幾眼通訊器,然后便緊皺著眉頭。 “怎么了塵哥?”南庚辰問道。 “隔壁班的那群紈绔子弟要進監獄了,他們今天早上拎著錢去找劉德柱,想讓劉德柱在監獄里關照一下他們,”慶塵說道。 “???”南庚辰愣了一下:“多少錢?” “300萬,對我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慶塵說道:“不過我已經讓劉德柱拒絕了,畢竟他已經出獄,賺錢和坑錢還是有區別的?!?“奧,那有點可惜,”南庚辰嘀咕道:“我和小彤雲一次能攜帶回表世界的金條不多,得十多次才能湊夠這300萬呢?!?“嗯,”慶塵點點頭:“我也有些心疼這300萬?!?“不過塵哥你都已經讓劉德柱拒絕了,怎么還愁眉不展的,這可不像你啊,”南庚辰說道。 慶塵思索道:“我在想一個問題?!?“什么問題?” “要不要把劉德柱給送回10號監獄,”慶塵平淡道。 南庚辰:“???” 劉德柱聽了直呼內行! 南庚辰以為慶塵還是在心疼錢,然而慶塵卻是在權衡,是送劉德柱回監獄的好處打,還是讓劉德柱留在18號城市的好處大…… “塵哥,那你是怎么決定的?”南庚辰弱弱問道。。 “算了,還是留他在外面吧,”慶塵嘆息道:“c級的戰斗力,是我們現在急缺的?!?就在此時,門外忽然響起敲門聲。 只是對方敲的并不是慶塵他們所在的102,而是對門的101。 “小塵,我是媽媽,開一下門啊,”張婉芳站在樓道里說道。 慶塵愣了一下,他平靜的站在門里,透過貓眼看向對面。 只見張婉芳與她現任丈夫拎著酸奶與水果,就像是要拜訪一位客人似的,站在101室外面。 張婉芳恐怕還不知道,慶國忠已經把房子給賣了。 “奇怪,小塵去哪了,不在家嗎?”張婉芳神色中有些疑惑。 她身旁的那位中年男人說道:“他可能已經去上學了,走吧,上班時間有點來不及了?!?“不行,小塵突然把我微信刪了,手機號碼也拉黑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覺得他就在家里,只是不想見我,”張婉芳說道。 那位中年男人溫和的拍了拍她后背:“不會有事的,真要有事,他爸就給你打電話了。走吧,等會還有一個電話會議要開,這關系到大洋彼岸的生意。明天咱倆還得去京城,然后飛去那邊,一切等咱們回來再說吧,好嗎?” 慶塵知道,這位中年男人很善于用溫和的語氣說服張婉芳,而張婉芳需要的,也只是一個理由。 張婉芳猶豫了一下,她看向101室的鐵門:“小塵,我把酸奶和水果放在門口了,你記得拿進去?!?說完兩人便離開了,他們將酸奶與水果放在了門口,頭也不回的上了樓道外的車子。 車是奔馳,有一點能肯定的是,張婉芳的生活在越來越好。 屋里,南庚辰看向慶塵:“塵哥,你……” “沒事,”慶塵平靜的搖搖頭:“斷了就是斷了,如果還會有情緒波動,那就說明斷的還不夠干凈?!?從他攀上青山絕壁的那一刻起,就徹底與過去的生活割裂了。 不然,那青山絕壁上激蕩的朝陽與情緒也是假的。 落子無悔。 “奧,”南庚辰說道:“你沒事就行?!?慶塵想了想說道:“如今行署路的住處有點顯眼,我在考慮攢錢購買一處住所,方便白晝的成員在一起相互照應?!?之前江雪暴露了身份,以至于有人通過媒體發現了行署路這個時間行者居住點。 而且,慶塵還要考慮一個問題,如果繼續住在行署路的話,未來慶國忠出獄,或者他母親張婉芳來找,還會有不必要的麻煩。 既然說要斷絕親情,那就要斷的干凈才對。 “要賺錢,”慶塵說道:“我們在表世界積累財富的速度要更快一些?!?對于慶塵來說,積累財富不是為了買房買車買房車,而是為了給白晝組織提供后援支持。 讓大家在表里世界穿梭時,不用為金錢所困。 而且,慶塵未來挑戰生死關也是很燒錢的。 但是怎么賺錢呢? 慶塵看向南庚辰:“我看你昨天晚上刷了一晚上手機,網絡上有沒有時間行者賺錢的例子?” “有,”南庚辰說道:“販賣消息是一個途徑,但這個我還不清楚他們是怎么做的。平民化的商業方向,有人研發了一款萬能遙控器,特別火?!?“什么玩意兒?萬能遙控器?”慶塵愣了一下。 “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啊,就是可以200米內遠距離關掉廣場舞大媽的音箱,”南庚辰解釋道:“據說,京城有一群跳廣場舞的大媽都快瘋了,這玩意好像不僅能關音箱,還能直接切換音箱里的音樂。那群大媽正跳著民族舞呢,音箱里突然就開始播放……” 慶塵:“???” 南庚辰壓低了聲音:“這玩意現在在京東賣的老火了,但也是里世界玩剩下的東西……” 慶塵:“……” 他還是低估了時間行者們的尿性,前有介紹富婆,后有禍害廣場舞大媽,這商機竟然還真能被他們給找到! 絕了! 慶塵在思索著,他們該用什么來賺錢呢?或者說,白晝能做點什么,才能達到快速斂財的目的? 他不想從事普通的生產經營,不是說看不上,而是過多的經營類事物,會讓白晝分心在俗務上。 讓白晝成為一個專門賣情報的組織,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他覺得還是應該慎重一點,跟白晝的其他成員開個小會再說。 慶塵想了想對南庚辰說道:“如今我們已經有了自己的數據保護措施,應該建一個‘白晝’自己的群聊了,這樣彼此可以拿手機進行溝通,不用惹眼的拿著通訊器?!?南庚辰眼睛一亮:“對??!” 兩人到學校時,忽然發現幾乎全校女生都圍在校門口。 一輛黑色的保姆車開來,還沒等車門打開,那些女生就全部圍了上去,高喊著姜逸塵的名字。 慶塵和南庚辰相視一眼,跟沒事人似的繼續往學校里走去。 南庚辰嘀咕道:“這么高調的時間行者,不怕出事嗎?” “你在里世界聽說過這么一號人嗎?”慶塵問道。 “沒有,”南庚辰搖搖頭。 “他在表世界如此高調,但在里世界卻名聲不顯,你甚至都沒聽說過跟他有關的任何事情,這不反常嗎?”慶塵說道。 “塵哥,你是說他有問題?”南庚辰好奇道:“劉德柱不是說,他在里世界只是個普通人嗎?” “知名度這么高的普通人,早就被財團控制的時間行者指認出來了。所以我懷疑他現在可能也是被財團控制的時間行者之一,”慶塵平靜分析道:“如果只是普通的時間行者,想要抱大腿的話為何不留在京城,而是大費周章的轉來洛城?現在,京城已知的強大時間行者有好幾個,還有九州的總部在那,完全沒必要來洛城?!?慶塵繼續說道:“最近18號城市里風云際會,洛城出現的可疑人物,我們都要多加小心。那些能活到現在的時間行者,都不是傻子……除了那群紈绔子弟?!?“那塵哥你覺得他是哪個財團的時間行者?”南庚辰問道。 “李氏、陳氏、慶氏、鹿島、神代,都有可能,”慶塵若無其事的猜測道:“但這跟我們都沒關系?!?“什么跟我們有關系?”南庚辰問道。 “攜帶著禁忌物的時間行者,就跟我們有關系?!?南庚辰:“……” “等等?!?這時,慶塵忽然在手機上搜起了姜逸塵這個人的信息。 從對方的作品成績,再到對方的演藝生涯獲獎情況,最后到對方近期的行程。 “塵哥,你不是說他跟我們沒關系嗎,那你還搜他干嘛?”南庚辰疑惑不解。 慶塵抬頭說道:“一個半月內,他沒有去過島國,但曾去過高麗國釜山,參加過那邊的頒獎典禮。所以,不能排除他為鹿島做事的嫌疑?!?“???”南庚辰驚訝了,他知道,慶塵懷疑的事情最終大概率會被印證為現實。 慶塵看向南庚辰:“如果他在為鹿島、神代做事,那就跟我們有關系了,跟我們每個人都有關系?!?南庚辰還有疑慮:“咱們國家的人,應該不會給鹿島、神代做事吧?!?“不要低估利益的力量,”慶塵說著走進了教室,事實上他也在思索,如果姜逸塵真是鹿島的人,那對方來洛城到底是為什么? 此時,胡小牛與張天真早就在了,兩人看了慶塵一眼便親切的打起招呼。 在其他同學眼里,胡小牛、張天真和慶塵、南庚辰完全是毫無交集的四個人,但事實上,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彼此都同屬于一個組織。 胡小??粗鴳c塵在旁邊坐下,突然說道:“慶塵同學,老板剛剛告訴我和天真,你也是白晝的一員,而且還是我們的前輩。這是我們給你準備的禮物,請多多關照?!?說著,胡小牛竟是從書包里取出了一只盒子,慶塵認識盒子上的標志,勞力士…… 他忽然在想一個問題,組織內有胡小牛這樣的土豪,他們還需要考慮如何賺錢嗎? 然而,慶塵最終還是將手表推了回去:“謝謝,不用這樣?!?求一下月票,快月底了,大家喜歡這本書的話投一下月票哈,需要你們的支持。 感謝內心臥槽同學成為本書新盟,老板大氣,老板好人一生平安,今天很疲憊,大家晚安。 257、白晝的未來 “慶塵同學,我送這塊表絕對沒有炫耀的意思,”胡小??粗莻€被推回自己面前的盒子解釋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在老君山救了我的人是你。這塊手表只是勞力士當中的入門款,具有很好的防水功能,我想你需要這種技術過硬的手表?!?慶塵再次搖頭:“救你也只是順手而為的事情,而且,大家現在都同屬一個組織,相互照應一下也要收錢,那就太見外了?!?胡小牛若有所思,他將表盒收了回去,沒再多說什么。 不知道為什么,這位海城頂級富二代總覺得,慶塵在白晝組織中的地位要更加特殊一些,也更神秘一些。 沒有什么依據,只是直覺。 慶塵突然問道:“老板安排你去恒社這種危險的地方,你有沒有什么想法?!?胡小牛想了想說道:“算是驚喜吧,起碼在里世界終于有個身份了,不管未來怎么樣,好歹有個奮斗的方向?!?慶塵點點頭,沒有說什么。 這時,胡小牛誠懇道:“慶塵同學,其實我送手表還有一事相求。?!?“你說?!?“我想跟你學習殺敵的能力,”胡小牛說道:“未來去了恒社,有點傍身的技巧也好在那里立足?!?慶塵沉默片刻說道:“如果你只是一個普通人,技巧學的再嫻熟也無濟于事?!?胡小牛認真道:“只要我努力做事,肯定能找到提升實力的方法,老板看到我有用,也會為我考慮的?!?“學習殺敵技術、提升實力這個事情,我覺得你還是先跟老板說一聲,”慶塵回應道:“我這邊聽老板安排,如果他安排了,我會全力教你的?!?慶塵感慨,胡小牛確實保持著好學、上進的態度。 這才是頂級富二代的展開方式啊,隔壁那群紈绔子弟都是一群什么臭魚爛蝦。 有一點胡小牛說的太對了,只要他能證明自己對‘老板’有用,慶塵早晚會幫他提升實力。 如今李長青那里還有一整套基因藥劑備著呢,慶塵也需要選擇最合適的人注射才行。 最好的鋼,要用在刀刃上面。 在此之前,胡小牛已經是白晝組織里,最適合注射這套基因藥劑的人了,不過,慶塵在上次回歸之前突然改了主意。 他要去試驗一個事情,然后再做決定。 這所謂的試驗,不是考驗胡小牛的人性。 而是慶塵要證明,騎士在表世界到底能不能打開身體里的基因鎖! 已知覺醒者里,秧秧和劉德柱兩人在表世界都被世界規則所限,所以一直都未覺醒,一到里世界就覺醒了。 但慶塵有些不甘心。 騎士的修行之路與其他人是不同的,他們尋求自我突破,從更根本的基因深處完成蛻變。 半個月前,有人曾證實,基因藥劑帶回表世界,也可以讓富豪變成基因戰士。 既然如此,騎士沒道理會被束縛。 此時此刻慶塵已然有了更大的野心。 一旦他能夠在表世界完成第二項生死關,并且打開了下一層基因鎖。 那么這就意味著,他收攏進白晝的南庚辰、胡小牛、張天真,就可以走騎士在沒有呼吸術之前的那條老路:完成所有挑戰之后,晉升a級! 這里的大海雖然也危險,卻還不是生命禁區。 雖然這條老路的上限沒那么高,沒法達到半神那樣的成就。 但它的門檻要低一些,起碼不需要使用呼吸術過問心那一關。 量產的騎士有多恐怖?未來擁有許多名a級的白晝,又有哪個勢力愿意隨意招惹呢? 這就是慶塵暫時不想給胡小牛注射基因藥劑的原因,一旦注射了基因藥劑,這條路就斷了。 這種計劃唯獨有個問題,那就是白晝還需要護道者。 因為沒有呼吸術,騎士在完成完整的八項生死關前,都還只是普通人。 所以,白晝在完成真正的蛻變前,需要有強大的戰斗力來保駕護航。 一個劉德柱,絕對不夠。 慶塵收了心思,他知道這一切都還需要等自己試驗過后才有答案。 想到這里,他閉上眼睛趴在了桌子上,宛如睡覺了似的。 這讓胡小牛有些詫異,他們剛轉來這所學校的時候,就聽說過慶塵的學神之名,事實上,上星期月考里慶塵也確實再次進了年級前三。 只是胡小牛不明白,自從他轉來這里以后,壓根就沒見慶塵學習過…… 這就是學神的天賦嗎。 他們不知道,慶塵此時已經在腦海中打開了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開始繼續記錄自己的狙擊數據。 爭分奪秒。 神秘世界的荒野上,慶塵已經掌握了400米內的所有數據。 他開始將目標硬幣不斷向后推移,然后循環著不同級別的風速。 這種方法,對于其他狙擊手來說是不公平的。 一個人想成為狙擊手需要什么?首先需要的是天賦。 軍隊里常說,一名士兵適不適合當狙擊手,其實從出生就注定了。 然而慶塵現在,卻是用了一種最野蠻的方式,記住所有環境下可能會出現的彈道軌跡,甚至只需要看一眼目標,就知道彼此之間的距離。 窮舉法,對于他的天賦來說,永遠都是最好用的學習技巧。 對于其他狙擊手來說,開槍的瞬間結果是未知的,然而對于慶塵呢,當一切外在因素注定,那么結果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方程式,結果是可以被計算的。 而且他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但這還不是神秘世界的最大優勢,在慶塵看來,它的最大優勢是……開槍后坐力不影響現實身體,子彈不要錢。 要知道,培養一名狙擊手的開銷非常高。 一枚普通狙擊子彈的價格大概在20元左右,特種的2000米以上有效射程子彈,更是高達50元。 一名狙擊手的訓練時間通常是3年,在這個過程里,打掉的狙擊子彈數以萬計,平均為10萬枚。 這3年的時間中,狙擊手要把訓練任務分解到每一天,然后用子彈喂出槍感。 任何一名狙擊手,都是用子彈喂出來的。 就算按10萬枚子彈來算,培養一名狙擊手的最低成本也是500萬…… 以慶塵的開槍頻率來說,他每天擊發的特種狙擊子彈可能就有18000枚,7天下來,擊發的子彈數量可能會是一個非??植赖臄底?。 如果慶塵還只是個普通人,光是開槍就能給自己玩的傾家蕩產,這也是里世界老九當初沒有帶他直接去狙擊場的原因。 老九的配額沒那么高…… 當慶塵想到自己每開一槍都是賺到的時候,他訓練狙擊項目的熱情便更加高漲了。 一點都不枯燥。 慶塵在神秘世界里,一點一點向更遠處推移著硬幣距離,從400米,到450米,再到500米。 每一點進步,都無比扎實。 慢慢的,慶塵忽然覺得他與以德服人之間多了某些聯系。 扣動扳機后,這支黑狙會有怎樣的反應,他都了然于心。 子彈射出后會是怎樣的軌跡,會在多久后抵達,他也都心中有數。 槍感。 慶塵忽然意識到,當他進行大量射擊之后,老九曾提到過的強大槍感雛形,終于出現了! 他心中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狙擊手里的神,都是百萬里挑一的,甚至是千萬里挑一。 慶塵凡事都先做好最壞的準備,所以從一開始,他就沒寄希望于自己也是那千萬里挑一的神。 他機械的射擊,機械的記錄數據,就是想用自己在記憶方面的天賦,填補狙擊方面的天賦。 但現在他才知道,原來他在狙擊方面也有同樣的天賦! 冷靜堅韌的意志,穩定不顫抖的身體,神秘又強大的槍感,細致入微的計算彈道能力,慶塵本就是那個最適合做狙擊手的人。 到了這一刻,慶塵射擊時越發得心應手,整個射擊訓練的進度,也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他匍匐在荒野上,停止了射擊。 慶塵在想,既然自己擁有那么強大的天賦,是不是還需要用‘窮舉法’這種笨辦法? 只思索了2秒,他便依照之前的訓練方式繼續下去了。 慶塵沒有被喜悅沖昏頭腦,他總是很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 不管有沒有槍感,他都要把每一步都走到無比扎實才行。 500米。 501米。 502米。 600 直到硬幣推移至650米。 慶塵才終于停了下來。 他從書桌上抬起頭來,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上午11點50分,快下課了。 南庚辰好奇道:“塵哥,你昨天晚上沒睡好啊,怎么睡了一上午?” “嗯,”慶塵沒解釋太多。 南庚辰繼續說道:“數學老師上課的時候發現你睡覺了,他說讓你睡醒之后去找他一趟呢?!?說這句話的時候南庚辰內心都有些苦澀,這就是學神的待遇嗎,就連老師喊慶塵去辦公室,都要等慶塵睡醒之后…… 慶塵問道:“田老師有沒有說找我什么事情?” “好像是數學競賽的事情吧,”南庚辰說道:“好像是什么國際數學邀請賽的國內選拔要開始了,咱們學校出5個人去公費參加選拔賽?!?慶塵若有所思。 他來到辦公室里,此時田海龍正在給其他4名學生說這個事情。 這位高二3班現任班主任見到慶塵第一反應:“睡醒了?” 其余四名數學競賽的參賽選手,齊刷刷的轉頭看向慶塵…… 睡醒了?合著田老師剛剛說要等一下慶塵,就是因為慶塵在睡覺嗎? 睡了這么久? 與慶塵不同的是,其他四名尖子生那都是實打實學出來的,沒有他那么妖孽,上課也認真聽講。 當他們想想慶塵的年級排名,然后再想想慶塵勤工儉學的傳說,所有人都知道這貨如果全力以赴學習,搞不好第一永遠都沒他們什么事了。 而且,年級里也曾有傳說:慶塵雖然年級排名有浮動,但每次考試的分數相差,從來都不超過5分。 題目難,他靠690,題目簡單,他也考690。 高一的某次考試里慶塵拿了年級第一,結果那次摸底考試的題太難,第二只考了645分,他比人家第二名足足多了45分。 所以,一直都有人說,慶塵是在控制分數。 這是一個洛陽外國語學校里的傳說,大家一直當玩笑來開,有時候慶塵考691排第三名,就會有人說:慶塵第三是因為,他只愿意考690分。 中二的年紀,總會愿意相信一些中二的傳說。 慶塵輕聲問道:“田老師,這次是什么競賽?” “奧,是ac10,”田海龍解釋道:“下周舉辦,學校給你們出路費、管食宿,這東西可以給出國申請學校的文書潤色,你雖然不出國……但閑著也是閑著?!?ac10這個競賽,是ai國際數學競賽的前置選拔賽,前25將進入下一輪ai競賽之中。 屬于是一個官方認證數學思維的東西,理科生出國前的資歷套餐之一。 它并沒有那么重要,屬于是一個相對基礎的東西,在履歷中是加分項,不算決定項。 但如果學校里有人能入圍ai,對學校來說肯定是好事。 田海龍知道慶塵的家庭條件,大概率是不會出國的,之前高二3班的班主任杜一泓也曾說過,慶塵沒打算出國。 所以,其他學生是去給自己的履歷加分,慶塵則是“閑著也是閑著”。 聽起來,好像田海龍認為,慶塵只要去了就一定可以入圍似的。 其他四名學生,兩男兩女,分別是年級的1、2和5、9,他們看著慶塵有種很復雜的情緒,所有人都覺得,慶塵在這所學校里的地位非常特殊。 其中一個長發女孩盯著慶塵,目光里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這時,田海龍說道:“只要能入圍前25,獲取前往米國的資格,學校就獎勵你1萬塊錢,而且接下來去米國的路費,學校也給你報銷?!?慶塵現在不是特別在意這個獎金,他問道:“這個競賽在哪里舉辦?” “咸城,”田海龍說道:“這次在咸城?!?慶塵回答道:“好,我去?!?因為他準備挑戰的第二項生死關地點,就在咸城! 4000字章節,晚上還有一章 感謝西吠同學成為本書新盟,老板大氣,老板成為人生贏家! 258、未來可期 “田老師,我們什么時候出發?”慶塵問道,他需要比較精準的時間。 因為去咸城就意味著,要去到陌生的城市面對未知環境,甚至是未知的時間行者。 而洛城的危機,還沒有解決。 慶塵知道,自己激怒幻羽之后,對方一定會在短期內動手,所以他還專門交代了劉德柱一定要單獨行動,給對方制造機會。 這件事情如果不解決,他沒法安心離開洛城。 田海龍說道:“8天之后,到時候我帶你們去咸城,坐高鐵的話一個多小時就到了。這幾天你們把身份證號告訴我,我來給你們訂票。?!?“好的,”慶塵說道:“謝謝老師,我先回家吃飯去了?!?“嗯,你們都回去吃飯吧,”田海龍揮揮手,這次AMC數學競賽里的重點就是慶塵,年級主任專門交代過,一定要說服慶塵去參加。 這次去的人選里,首先是前三名,徐梓墨、王甲樂、慶塵,然后是前十名里數學次次能考150分的第五名周玄鷹,第九名夏小冉。 五個人走出辦公室時,之前看著慶塵的那名長發女孩徐梓墨說道:“我知道你很缺錢,所以你這次應該不會隱藏實力的,對嗎?” 慶塵愣了一下。 高一的某次月考特別難,他考了690,徐梓墨考了645。 似乎從那天開始,徐梓墨就一直記著那件事情。 當學校里開始傳說慶塵只想考690分的時候,她也是第一個相信的。 因為相比那些喜歡聽傳說的學渣來講,她更加清楚那次月考有多難,連她當時的班主任都說了,那次月考的數學兩道大題是故意超綱的,英語的閱讀理解也是故意超綱的,沒考好很正常。 然而慶塵依然是690分。 這意味著,傳說是真的。 后來,徐梓墨學習更加刻苦了,幾乎每次考試她都是年級第一,穩穩壓住慶塵一頭。 可問題是,慶塵的分數始終都是690分,沒有變過。 這讓徐梓墨憋著一口氣有些喘不上來,因為她知道慶塵沒盡全力,她就算贏了也沒意思。 慶塵看了徐梓墨一眼:“我每次都盡了全力的?!?“好吧,”徐梓墨想了想說道:“這次一起去,剛好可以向你請教一下學習方法?!?第五名的周玄鷹和第九名的夏小冉看過來,他們有些詫異,年級第一向第三請教學習方法嗎? 然而,慶塵誠懇道:“我的學習方法不適合你,我是認真的?!?說完,他轉身就走。 留下徐梓墨在后面抿起了嘴。 事實上,慶塵如今已經不是特別在意應試教育的學習科目了。 老話說活到老學到老,他沒有停止學習,反而比以前更加刻苦。只是,他學習的‘大綱’不再局限于學校之內。 慶塵有了更廣闊的視野。 中午放學的時候,胡小牛和張天真兩人并沒有回行署路的家,而是被司機接到了洛城的華陽酒店。 胡小牛下車時,是胡大成的秘書來接的。 這位中年秘書一邊帶著胡小牛、張天真往酒店里走,一邊對他們二人說道:“老板上午剛抵達洛城?!?“陳叔,我爸怎么突然又來洛城了,”胡小牛有些疑惑,他父親胡大成是非常忙碌的,每年差不多有三百天都在飛機上度過,典型的空中飛人。 然而穿越事件之后,對方竟然在一個月內兩次來到洛城這個三線小城市。 從這個角度來說,胡小牛也察覺到了自己父親對里世界的重視,只不過,他還沒能力從里世界帶回來什么東西,幫助家族生意。 這讓胡小牛有些慚愧,直到上一次穿越才終于找到立足的方式。 胡大成的秘書給胡小牛解釋道:“這次也是有了比較特殊的事情,另外張天真的父母也托老板送來一些日常用品?!?到了酒店包間里,胡小牛愕然發現還有一位熟悉的面孔在場:“張叔,你怎么也來了?” 張叔,張承澤,是胡大成的摯交,幫過胡家不少忙。 張承澤笑了笑:“一轉眼小牛都長這么大了,快來陪叔叔喝兩杯?!?胡大成看了他一眼:“他們下午還要上課,不能喝?!?“行吧,”張承澤有些遺憾的說道。 “爸,你們這次來洛城是有公務嗎?”胡小牛下意識的以為,對方是來談生意,順帶看一下自己。 結果胡大成說道:“我們是專門來找你的?!?“???”胡小牛吃驚了:“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胡大成示意陳秘書退出包間,緊接著張承澤指了指自己手臂:“小牛,叔叔今天早上手臂上多了一個倒計時,我一想,可能我也成為時間行者了?!?胡小牛倒吸一口冷氣,網絡上公認的時間行者年齡范圍是10到35歲,而張承澤今年42歲,并不符合認知。 然而10到35歲,這也只是網友們總結出來的規律,也沒人真的確定過。 看來還是會有特例。 胡小??聪驈埑袧桑骸皬埵?,您打算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既來之,則安之,事情已經發生,我自然是想在穿越前尋找一下保護自己的力量,”張承澤說道:“不然拼搏半輩子,因為這種事情葬送了性命,有些不值當?!?張承澤說著生死之事,神情倒是坦然。 這種大人物,在面對危險的時候也沒有那么慌亂,早就經歷過大風大浪了。 “張叔,你這倒計時是在哪里出現的,”胡小牛坦誠道:“里世界的城市之間,交通并不便利,如果你出現倒計時的時候,人不在洛城,也就不會到我所在的18號城市,我也沒法去其他城市幫助你。相比之下,你更應該在當地尋找時間行者,用錢來雇傭?!?張承澤笑了笑:“今天早上我坐商務車,從鄂城前往咸城開會,中間途徑洛城時,手臂上才出現倒計時。如果不是確定這一點,我也不會勞煩你爸爸把你找來?!?胡小牛若有所思:“張叔,你也知道我是有什么說什么的性格,可能我幫不了你什么,現在也沒法給你做太多承諾。我如今剛到18號城市,受人照顧找到了出路,但問題是,我也有老板,我需要聽他安排?!?胡小牛這時甚至沒有說自己加入了某個組織,某個組織叫做白晝,和劉德柱是同一個老板,關鍵信息他都始終保密,因為他不知道老板愿不愿意讓人知道。 張承澤想了想說道:“我也沒有打算為難你,來找你也是聽你父親提起過,你在里世界能聯系到時間行者里的大人物。我是這樣打算的,你跟你的老板商量一下,我愿意支付酬勞來換取暫時的保護,后續我們視情況繼續付費?!?“這個我可以幫張叔你溝通,”胡小牛說道:“但價格肯定不會便宜,張叔你這么有錢,我就不替你心疼這種身外之物了?!?張承澤聽了這話調侃起來,他對胡大成說道:“老胡你發現沒,你這兒子才剛穿越沒多久,開始胳膊肘向外拐了啊?!?“應該的,”胡大成淡定自若的說道:“各自有各自的立場,你我都懂這個道理,他如果搞不清自己的立場當墻頭草,那就永遠沒法成為那邊的自己人。所以,我支持他幫你當外人,老老實實付錢吧,你又不缺錢?!?“行吧,”張承澤看向胡小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里世界會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會出現在哪里,但我對時間行者一直都很感興趣,也有在關注。穿越之后,我希望能夠被保護,然后,最好的話能給我弄來點基因藥劑什么的,讓我也過過超人的癮?!?“我會幫張叔你轉達的,”胡小牛說道。 “好,事成了有重謝!” 這時,胡小牛對胡大成說道:“爸,你出來一下吧,我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你一下?!?說著,他往外走去,以防在飯桌上討論的事情,被張承澤聽到…… 這位張叔心里有點不是滋味,眼瞅著從小看到大的大侄子,竟然開始拿自己當外人了。 門外,胡小牛確定沒人偷聽之后說道:“爸,我已經加入了那個劉德柱所在的組織,我向老板表示了自己的誠意,說要送宅子當基地,對方拒絕了。后來我又送某個成員一塊手表,表示老君山一事的感謝,對方也拒絕了。我是不是做錯了?” “當然做錯了,”胡大成慢條斯理的說道:“因為你把交情做成了生意?!?胡小牛愣了一下:“???我只是想表達感謝?!?“不一樣,”胡大成說道:“你在老君山上欠的是命,如果想要融入進去,那就必須用命來還。我不是教你如何送死拼命,而是教你做人的道理。對方沒收錢是好事,如果收了錢,你永遠都只是個外人?!?“原來如此,”胡小牛若有所思。 胡大成問道:“你那位老板,對你的安排是什么?” 胡小牛說道:“讓我進入某個社團里,從底層做起。雖然很危險,但起碼立足了?!?胡大成又問:“那他有沒有許諾你,未來能達到什么高度?” 胡小牛搖搖頭:“沒有?!?胡大成說道:“好事?!?“為什么是好事?” “如果許諾你未來能功成名就,那肯定是這路途上過于坎坷,他怕你中途放棄,所以先畫一張大餅,”胡大成笑道:“但如果安排你去很危險的地方,卻不許諾你什么,那就是存心考驗了,想看看你能不能在沒有誘惑的情況下擔當重任。好好做事吧,未來可期?!?下午上課時,胡小牛明顯是喝了點酒的,心情也愉悅了許多。 慶塵繼續趴在桌子上,繼續自己特殊的修行方式。 其他四位AMC10的參賽選手,已經開始刷往年的競賽題,但他一點也不關心這個。 一直到傍晚,慶塵帶著南庚辰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便是去秧秧房間里,查看是否有新的信件。 他知道,惡魔郵票持有者幻羽不會閑著沒事干給自己寫信,對方拉攏自己,肯定是希望在近期反擊“劉德柱的老板”時,起到一定作用。 現在對方沒有寫信讓“慶塵”配合,那今天大概率不會動手。 雖然不排除故布疑陣的嫌疑,但慶塵相信自己的判斷。 對方一定會給自己更加明確的指示,然后才動手。 慶塵在重力倉中修行至晚上9點40,確定劉德柱等人應該放學了,才回到自己家中。 他關上臥室的門說道:“壹,在嗎?” “我在,”壹回應道。 “你昨天跑哪去了?”慶塵疑惑道:“沒鬧出什么幺蛾子吧?!?“我能鬧出什么幺蛾子?你為什么如此不信任我!”壹忿忿不平道:“說吧,找我什么事?” “幫我給劉德柱、李彤雲、胡小牛、張天真、南庚辰、江雪建立一個單獨的秘密群聊,就是我手機里現在用的那種,”慶塵說道:“我有事情需要跟給他們開會商討?!?“好的,這種小事還是可以幫一下的,”壹說道:“對了,你喜歡一個叫做‘白梨’的女歌手嗎……” 慶塵神色一變:“這就是我說的幺蛾子,你不要亂跟人聊天??!” “好好好,我知道啦,”壹說道:“現在給你們建立群聊,大概需要12分鐘,是實名制還是讓他們自己注冊昵稱?” “讓他們自己注冊昵稱,”慶塵說道。 此時江雪還不知道李彤雲也是時間行者呢,如果實名制,小彤雲就完蛋了。 求月票。 ( 259、白晝群(感謝滴滴車司機成為黃金大盟) 倒計時146:20:00. 夜晚9點40分。 白晝的成員幾乎在同一時間接到了進群邀請:白晝群建立,各位成員可點擊鏈接加入,為保證各位的安全,請在注冊消息時隱藏自己的真實名稱,也請不要在群內透露自己在表(里)世界的真實身份,另外,此群聊ID最好與何小小群聊保持一致,方便彼此在何小小群聊內相互照應。 所有人點開消息里的鏈接,下載了一個與何小小群聊幾乎一模一樣的群聊系統。 有區別的是,何小小群聊沒法群員之間私聊,而這個可以。 慶塵給自己建立的ID叫做冰眼,而“老板”就叫“老板”,方便大家辨識。 此時,只有慶塵的系統是特殊的,他可以在APP內隨意切換冰眼與老板這兩個ID,進行發言。 當群聊建立的那一刻,他問壹:“這個系統,是不是你從何小小那里偷來的?” “分享,”表世界分壹認真說道:“表世界的壹并不具備那么強大的能力,這只是模仿他功能構建出的簡單架構。?!?“原來如此?!?這時,慶塵思考更多的問題是,何小小的那個聊天群,會不會也有人像他現在一樣,披著兩個馬甲。 慶塵在手機上打字:“好了,這算是白晝未來的聊天系統,自己的聊天系統,在場包括我在內總共8人……” 字打到這里,他還沒發出去呢就發現,群聊的抬頭處赫然顯示的是9人! 慶塵愣了一下,他打開群聊成員名單發現,這群里赫然是九個人,多了一個! 什么情況! 他看向那個陌生的ID“大富翁”,頓時沒好氣的對手機說道:“壹?!” “呀,你怎么知道是我,”壹用手機語音回答道。 “傻子都知道肯定是你好嗎,”慶塵無奈了:“你為什么要披著馬甲待在群里?” “我也是白晝的成員??!”壹說道:“而且你看,群里還有個叫小富婆的,我叫大富翁,多搭配啊?!?行吧,真就是老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組織到底有多少人。 “你真的是個女孩嗎?”慶塵痛心疾首的問道:“哪有這么皮的女孩子???” “芽兒喲,你個屁娃娃,不要驚抓抓的嘛,”壹說道。 慶塵愣了一下:“你這消失了半天時間,是去川州溜達了一圈?!” 壹樂呵呵說道:“我感覺你們表世界的方言,還挺有意思的,怎么樣,我剛才學的怎么樣?” “你開心就好,”慶塵嘆息道,眼瞅著壹來到表世界后,竟然變成了川妹子,這讓他一時間有點接受不了…… 還好對方只是圖個新鮮。 不過現在不是糾結這種小事的時候,他在群聊里打字說道:“這算是白晝未來的聊天系統,自己的聊天系統,在場包括我在內總共9人,大家的手機都已經被數據要塞保護,所以不需要擔心泄密事件的發生,同樣,我也希望各位不要將群內的聊天信息外傳,這是最高機密?,F在,各自可以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不用介紹身份,可以說自己能給其他人提供的幫助?!?冰眼:“大家好,我擅長格斗、槍械?!?這個時候,江雪還不知道白晝組織的成立,也不知道這個組織是干什么的,莫名其妙就被拉進來了。 所以慶塵自我介紹后,立刻在群聊上,私信給江雪發了消息:“江雪阿姨,冰眼這個ID就是我,有人建立這個群聊方便大家互幫互助?!?江雪趕忙回復:“好的,明白了?!?白晝群內。 劉德柱:“大家好,相信大家對我已經很熟悉了……” 一只小鴨子:“大家好,我可以提供一些里世界的重要信息?!?這是慶塵與南庚辰商量好的,未來很多信息都會通過南庚辰之口來傳遞給白晝成員。 然而這時候,慶塵愕然發現南庚辰的聊天框,已經帶上了裝飾。 這小子進群之后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消費! 他打開群聊商城,“聊天框”已售數量:1. “進群特效”已售數量:1. “聊天背景”已售數量:1. 可以想象到,這些玩意全都是南庚辰買的。 慶塵對手機問道:“壹,南庚辰支付的錢去哪了?” “那是我的零花錢,你想都不要想,”壹說道。 慶塵感慨,這群聊一建立起來,群員簡直一個比一個尿性。 而且他意識到,壹在表世界很快就會給她自己披上馬甲,然后賺錢。 這頭貪婪的小恐龍沒有里世界的小金庫后,已經沒有了安全感,她要開始攢錢了! 這時,白晝群里,‘勇敢牛?!f道:“大家好,我現在在里世界沒什么能力,但在表世界可以給大家提供理財、法律相關的咨詢,我家有專業的法律咨詢團隊?!?這是胡小牛。 ‘不怕困難’說道:“大家好,我是牛牛的朋友,能提供的幫助是一樣的?!?這是張天真。 秋雪:“大家好,我可以提供機械肢體的改裝幫助?!?這是江雪。 重頭戲來了,小富婆在群里說道:“我可以在里世界提供一定信息與資金支持?!?秋雪好奇道:“小富婆是女孩子嗎,群里終于有個女孩子了?!?小富婆:“嗯,是女孩子……” 秋雪問道:“你今年多大?” 小富婆:“我今年17歲?!?秋雪欣喜道:“我比你大一些,你可以叫我姐姐?!?小富婆甜甜的發來消息:“雪姐姐!” 小富婆顯然就是李彤雲了,慶塵看著聊天記錄,開始對李彤雲抱以同情。 這聲姐姐,她是真的敢叫出口。 要是以后江雪知道了‘小富婆’的真實身份,小彤雲不挨一頓狠的,怕是說不過去了…… 不知道為什么,慶塵對此甚至還有一些期待。 “群里還有一位朋友呢,”一只小鴨子說道:“大富翁,你也自我介紹一下吧?!?大富翁:“我在里世界可以給大家提供一些技術支持、小額借貸、稅務籌劃、情感咨詢,在表世界可以給大家提供一些簡單的技術支持,對了,我也是女性,16歲?!?群里一陣沉默,這小額借貸和情感咨詢是什么鬼東西。 小富婆:“妹妹好,以后我們和雪姐姐就是白晝三姐妹了?!?大富翁:“姐姐好?!?慶塵看著李彤雲這一頓操作,心說這時候你越跳,以后就挨的越狠。 這個白晝群里,如今唯一的明面身份,所有人都知道的身份,就是劉德柱。 其余的,則是錯綜復雜著,難辨真假。 這時‘老板’在群內說道:“介紹結束,說正事,各位今天是否有要匯報的事情?!?慶塵建這個群,是想討論白晝未來如何賺錢。 他深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如果白晝一天天窮哈哈的,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但是,作為老板不能那么直白的拋出問題,而是要引導成員們自行討論才行,不然老板的位格何在? 這時,劉德柱發來消息:“老板,我今晚回家沒有異常發生,現在已經到家了?!?老板:“好的,注意安全?!?小富婆:“老板,這邊帶了金條回來,這兩天找機會給你送去?!?這是李彤雲的小心機,她在向其他成員暗示:她知道老板的真實身份,這樣一來,她在群里的地位就會高一些。 一只小鴨子:“老板,我這邊今天沒事?!?老板:“好?!?勇敢牛牛猶豫再三,終于在群里說道:“老板,今天我的一個世交叔叔有事相求,他是華北地區的一位大商人,途經洛城的時候,手臂上出現了倒計時,預計這次穿越后會成為時間行者?!?劉德柱好奇:“你的世交叔叔?年紀應該不小了吧?!?“嗯,他今年42歲,這讓我也有點意外,因為我以前一直以為,35歲以上不會出現時間行者的,”勇敢牛牛說道。 “穿越規律暫時還無法完整的總結,另外,我也一直在尋找穿越的原因,”老板問道:“他有什么訴求嗎?” 勇敢牛牛說道:“看對應的穿越地點,他應該也會穿越到18號城市,目前為止他無法知曉自己進去后是什么身份,所以希望老板您可以給他提供一些保護。同時,他希望購買到基因藥劑,滿足他的超人夢?!?勇敢牛牛:“這位叔叔不吝財物,愿意提供現金交易,甚至可以有一些物資方面的額外報酬。老板,這個事情我沒有擅自答應他,只是說要跟您匯報一下,做不做這個生意全看您的意愿?!?慶塵拿著手機眼前一亮,建立這個群聊果然是明智的,這才剛建立,賺錢的門路就送上來了。 不怕困難說道:“老板,我說兩句參考建議:這位叔叔對里世界是一種好奇加向往的態度,之前還求購過基因藥劑,但是并沒有購買到。他們到了這個年紀,金錢權力該有的都有了,最缺的就是新奇與刺激,有些人甚至為了尋求刺激感,在賭場一夜都能豪擲上千萬。我們白晝如果能夠在里世界給他提供到他想要的,那么白晝未來就不會缺錢了?!?勇敢牛牛補充道:“而且,如果我可以帶他領略里世界的神奇,他也可以成為我們組織的示范樣板。最近,他們這個圈子有很多人正在坐著商務車,輪流前往19個國內‘公測城市’,想要看看自己是否能夠成為時間行者。如果還有類似的人物穿越,那我們就可以賺很多富豪的錢?!?慶塵認真思索,這種在現實中已經玩膩的中年富豪,總喜歡追求一下更加刺激的生活。 相比年輕人對里世界的渴望,他們反而要更濃重一些,尤其是當他們知道,里世界有著能幫他們重返青春活力的技術后。 那是超脫生命秩序的快感。 慶塵想了想,這種錢非常好賺,也可以賺,而且,這件事情讓劉德柱去做最合適不過。 里世界雖然危險,但只要那位富豪自己不作死,C級足以保護他了。 只是,那位富豪提出的基因藥劑需求有些難辦,李長青那里雖然給慶塵準備了一套。 但問題是這種提升實力的東西,最好還是優先供給白晝自己的護道者。 慶塵雖然缺錢,但也不會被錢沖昏頭腦。 老板在群內說道:“這個生意我們可以做,但價格需要商榷,畢竟白晝也不是什么人都保護的?!?不怕困難說道:“對于第一次穿越保護費,他愿意提供100萬現金,算是7天的費用。如果第一次合作愉快的話,可以繼續試用。老板,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您可以安排恒社的人故意制造一些危險,這樣,他下一次會愿意支付更多的費用?!?慶塵:??? 他知道張天真這是要干什么,這貨就是擔心這位富豪叔叔去了里世界,結果也沒遇到什么危險,于是以后就不跟白晝合作了。 所以,張天真就干脆想辦法制造危險,逼得對方必須繼續接受保護。 思路是沒錯的,但這真的是世交叔叔嗎?! 這么坑世交叔叔真的沒問題嗎? 張天真和胡小牛是朋友,但兩個人的性格卻是一正一奇。 如果說胡小牛是一個潛在的正道領袖,那么張天真就更像是一個躲在背后的狗頭軍師、衙門師爺。 慶塵深思熟慮后回應道:“我們白晝雖然愿意賺錢,但這種錢還不能賺。沒關系,如果穿越之后他不打算繼續合作,我們也不用強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好意思老板,是我想岔了,”張天真回應道。 “沒事,白晝組織需要你這種計策,未來說不定會用到,”慶塵安撫起來:“以后還有類似的想法都可以提,咱們集思廣益、不拘一格?!?“明白!”張天真激動起來,自己好像也有用武之地了。 慶塵對劉德柱交代道:“你把自己在里世界的聯系方式給勇敢牛牛,讓這位富豪穿越后第一時間聯系你,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辦?!?“好的老板!”劉德柱一口答應下來。 這時,胡小牛在群里問道:“老板,我想跟‘冰眼’學習殺敵的技巧,可以嗎?!?“可以,”慶塵回應道:“不僅你要學習,連同劉德柱、不怕困難、一只小鴨子,也要跟著冰眼一起學習。劉德柱,你雖然有了實力,但論殺敵技巧這方面還欠缺很多,所以從今天開始,放學后你們一起到冰眼那里集合,系統的學習殺敵技巧。未來,我會安排你們在里世界學習槍械?!?“謝謝老板!”胡小牛終于得償所愿。 慶塵以老板的身份問道:“冰眼,你那邊有沒有問題?” 然后他又以冰眼的ID在群里回復:“沒有問題,聽老板安排?!?老板:“你不僅要帶他們學習殺敵技巧,還要監督他們日常訓練,如果有人不聽你的,你告訴我?!?冰眼:“明白?!?老板:“勇敢牛牛,你來尋找場地,最好距離學校近一些。我提前打好預防針,如果誰不配合冰眼的訓練計劃,自己離開白晝。我們要去面對未來更多的危險,貪生怕死、偷奸?;娜?,白晝不要?!?勇敢牛牛:“收到?!?不怕困難:“收到?!?劉德柱:“收到?!?一只小鴨子:“收到?!?大富翁:“我也想參加?!?老板:“你不準參加?!?慶塵對手機說道:“你在這湊什么熱鬧,說的好像你能參加一樣?!?壹感慨:“真是令人感到遺憾,有個事情要跟你說一下,群里已經有兩個人在私聊我問,感情咨詢如何收費了。他們好像很苦惱的樣子,我覺得我可以開一個副業?!?“你騙錢可以,能不能不要騙自己組織內部的人,”慶塵挑挑眉毛。 “怎么算騙呢,我選修過青禾大學的心理學線上課程啊,專業的,我可是有線上函授文憑的,”壹說道。 “你還真是什么事都沾一點……”慶塵起了好奇心:“都是誰在咨詢你?” “暫時保密,”壹義正言辭道:“我怎么能透露客戶的信息,那也太沒職業操守了!” “行吧,我問個事情,里世界黑市里,一支005序列的基因藥劑多少錢?”慶塵問道。 “480萬,”壹回答:“如果蹲黑市里等著買,一般一星期能等到一支,就是要小心被黑吃黑?!?“明白了,可以黑吃黑,”慶塵點點頭。 “你這人關注的重點,怎么和別人都不太一樣?!我是在提醒你可以黑吃黑嗎?話說,你為什么要讓這些普通人跟著你訓練格斗術?”壹好奇道。 “暫時保密,”慶塵開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慶塵已經開始為白晝未來的實力提升做準備了。 想要完成八項挑戰,以大家現在的身體素質可做不到。 而且,這個訓練過程也是篩選‘騎士’的過程,那些意志不堅定的趁早注射基因藥劑,省得浪費時間與生命。 要知道,八項生死關都是不能有保護措施的。 此時,慶塵忽然感覺自己這一人分飾兩角,還挺有意思的…… 五千字章節,晚上還有一章5000字的,但估計要晚一些了。 感謝一丟丟的丟丟、鯤鵬下鍋燉不下成為本書新盟,老板們大氣,老板們人見人愛,車見車載,花見花開! 感謝滴滴車司機成為本書黃金大盟,今天會萬字更新,算加一更,剩下的等我這個月忙完,八月一起還債! 260、修行之路 倒計時144:00:00 午夜12點,黑暗中。 李彤雲看聊天馬上就要結束的時候,趕忙悄悄從廁所出來,躡手躡腳的往客廳走去。 如今姥姥、姥爺來了,這小小的兩室一廳房子,小彤雲的臥室要留給姥姥他們住,她得跟著媽媽睡一個臥室。 這樣就很不方便。 所以,今天晚上當慶塵提前告訴她要開聊天群的時候,小彤雲就極為機智的提議,自己睡在客廳沙發上。 江雪傍晚聽到這個提議的時候還有些奇怪來著,畢竟小姑娘平時都粘著媽媽睡,今天怎么突然變了性子? 李彤雲的解釋是:她今天聽說班里的同學都已經自己睡了,她不能比別的小朋友差。 聽到這話時,江雪內心還一陣欣慰,女兒終于長大了。 不過估計她想不到,自己女兒一夜之間長了7歲…… 還跟她成了姐妹…… 就在李彤雲剛躺到沙發上面時,忽然發現客廳里的燈竟然打開了。 江雪站在自己臥室門口奇怪道:“你怎么去廁所去了這么久?” 李彤雲趕忙委屈巴巴的說道:“媽媽,我胃里有點不舒服?!?江雪愣了一下:“晚上讓你不要吃那么多,肯定是積食了。?!?說著她拿來健胃消食片遞給李彤雲吃下,小姑娘說道:“姥姥做飯太好吃了啊?!?“等等,”江雪問道:“你不是躲進廁所玩手機去了吧?你手機拿給我看看?!?李彤雲乖巧的把手機遞過去:“真沒玩手機?!?江雪解鎖了小姑娘的密碼,翻了半天也沒發現什么端倪,這才放下心來:“要不要跟媽媽睡?” “不用,”李彤雲乖巧道:“姥姥、姥爺明天就回鄭城了,也不差這一天?!?“嗯,那你早點睡吧,”江雪說著幫她掖了掖被子。 李彤雲看著江雪回房間的背影松了口氣,還好她手機有兩個界面,不然剛才就被江雪看到聊天app了。 果然,要跟慶塵哥哥一樣隨時謹慎才行,不然就會挨揍。 李彤雲回憶著今天晚上自己干的那些事,估計著自己如果挨揍的話,肯定不會太輕。 不過,她覺得這樣玩雖然危險,但很有意思啊。 刺激。 與此同時,慶塵去秧秧的房間看了一眼,惡魔郵票持有者幻羽并未寄來新的信件。 他回到自己臥室里開始雷打不動的訓練狙擊。 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里,當慶塵將標靶推移至800米的時候,彈道便已經開始呈現輕微的拋物線了。 他曾研究過網絡上已知的實戰案例,其中最為典型的是一個叫“水蟒行動”的高原作戰中,一名狙擊手曾使用狙擊槍,配備16倍光學瞄準鏡,在2430米距離用三槍擊斃了一名恐怖分子。 第一槍落空,第二槍擊中恐怖分子的背包,直到第三槍的時候才終于成功。 當時狙擊手身處3000米海拔高位,空氣稀薄,空氣阻力作用較小。 然而就算這樣,那枚子彈打出的拋物線,最高落差也達到了垂直20米的高度。 這種巨大落差的拋物線的計算,是制約大部分狙擊手命中1500米外目標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果你能看到狙擊槍的子彈軌跡,那么它會更像是一枚炮彈,遠程經歷兩秒以上的時間,最終以拋物線落向地面。 慶塵脫離神秘世界后問壹:“當距離超過2000米,以德服人的有效殺傷還足以殺死a級嗎?” “超過2000米射擊距離,打b級的堅硬骨骼都未必能穿透,所以必須打眼眶,”壹說道:“不然你以為標靶為什么只有一枚硬幣?” 慶塵愣了一下,他早先還說,誰家狙擊手訓練也沒這么苛刻啊,都是人形靶。 200米、400米打牙簽、打硬幣還行,2000米以上打硬幣,聽起來就跟神話一樣。 原來神秘世界的標靶射擊訓練,本身就是為超凡者準備的,要打眼眶。 慶塵暗自思忖,自己真能做到嗎?或許能,但他必須投入更多的時間來訓練。 而且這還是他使用以德服人占便宜了,因為大部分狙擊手的光學瞄準鏡允許存在028密位的公差,也就是準星在1500米時偏移標靶42厘米。 這是因為,生產過程中,本身很難保證零誤差。 所以,狙擊手需要在射擊時自行調整準星,來消除這個42厘米的誤差。 但以德服人不用,它是規則之下產生的禁忌物,本身就是絕對完美的反器材狙擊步槍。 當彈道出現拋物線后,慶塵的訓練進度明顯降低。 他足足用了一整晚的時間,才將標靶推移至800米距離。 這是軍中使用762毫米口徑狙擊步槍的標準,換句話說,慶塵現在終于算是一個合格的狙擊手了,但還不算是狙擊手里的神。 不過,在城市中使用,除非特定的狙擊環境,800米已經夠用。 “暫時夠用,”慶塵爭分奪秒的訓練,就是想要讓自己擁有遠距離一擊斃命的能力。 現在不管是遇到什么情況,只要在800米內,幻羽就是操控b級時間行者來也必須死。 更何況對方還未必能操控b級高手。 慶塵推算了一下,之前預估自己7天就能掌握2600米有效射程,還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難度。 目前看來,最少需要12天,而且這還只是計算風速。 等他在風速訓練中徹底畢業,還要加訓不同的海拔高度。 這是一個長久的訓練計劃。 厚積薄發。 訓練結束的時候,壹忽然說道:“你是要訓練胡小牛他們嗎?我建議你從里世界黑市上購買陳氏asg口服藥劑,價格沒有基因藥劑那么貴,主要作用于平衡增肌、增加心肺功能,這玩意會有一個副作用就是服用后暴汗,但長期臨床證明并無其他后遺癥。聯邦集團軍中,還沒有被選拔為基因戰士的有野心士兵,都會自己偷偷買asg來服用,大概能幫助普通人迅速提升到f級的臨界點,也就是2999?!?慶塵認真思考后說道:“現在還沒有到必須服用藥劑的時候,胡小牛等人當下最需要提升的也不是身體素質,而是精神意志?!?堅韌不拔和一往無前的意志,才是騎士之路最需要的。 這種意志,反而在絕對的逆境中才能鍛煉。 壹想了想說道:“這個我倒是很認同你,我媽媽楊小槿說過一句話:當災難降臨時,精神意志才是人類面對危險的第一序列武器?!?倒計時138:00:00 胡小牛聽見房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早晨6點鐘…… “誰呀,”胡小牛起身去開門,卻看見精神奕奕的慶塵站在門口,而慶塵身后則跟著無精打采的南庚辰。 “額,慶塵同學,這是要干嘛?”胡小牛愣住了。 “你不是想要我教你如何殺敵嗎,課程從今天就開始了。給你和張天真五分鐘時間,換好衣服跟我去跑步,”慶塵平靜說道。 “???”胡小牛震驚了:“早晨6點就跑步嗎?” “6點不算早了,很多縣城里的高中,早上5點40分就開始跑步了,”慶塵說道:“記住,我只給你們5分鐘時間,不然我會告訴老板,你們不合格?!?胡小牛頓時就清醒了,他趕忙回去把張天真也給抓了起來,兩個人瘋狂洗漱,緊趕慢趕終于在5分鐘之內搞定。 此時此刻,張天真還有一些不情愿,但胡小牛卻已經完全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慶塵同學,咱們開始吧?!?“嗯,”慶塵說道:“先跑5公里,這還只是熱身的過程,未來的訓練量會越來越大?!?五公里跑下來,南庚辰、胡小牛、張天真三個人全都汗流浹背。 在這個冬天里,每個人頭頂都蒸騰著熱氣,癱坐在家門口。 因為天氣寒冷的緣故,他們呼吸時只感覺冰冷的氣息要把氣管與肺全部涼透。 每呼吸一次,身體都生硬的疼痛著。 跑步結束后,慶塵一句話都沒說就準備回家了。 胡小牛原本想問問什么時候才能學習殺敵技巧,但他突然想到父親胡大成曾說過的話:如果對方沒給你畫餅,還讓你這條路走的格外坎坷,那這不是折磨,而是考驗。 想到這里胡小牛頓時熄滅了詢問的心思,甚至還激起了一絲斗志。 不就是訓練嗎,不就是折磨嗎,他能抗住。 胡小??粗鴳c塵的背影:“慶塵同學?!?“嗯?”慶塵在樓道里已經拉開了家門。 胡小牛誠懇說道:“麻煩你跟老板說,這條路,我一定會走下去的?!?慶塵說道:“我會轉告的?!?南庚辰聽了這句話后若有所思。 回歸的第三天,早晨6點。 這一次沒有等慶塵去喊大家起床,反而是胡小牛抓著張天真來到樓下,主動敲響了慶塵的家門。 慶塵打開門好奇道:“劇烈運動后乳酸開始在肌肉里堆積,雙腿不酸疼嗎?” “疼,”胡小牛點頭說道:“但是能忍?!?張天真的斗志似乎也被胡小牛帶動著:“對,能忍!” 某一刻,慶塵甚至在胡小牛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當初他在18號監獄里,似乎也是這么打動李叔同的。 慶塵笑了笑:“那就開始吧?!?不得不說,高中生的身體素質普遍都還可以,沒有中年男人那么脆弱。 大家雖然疲憊,但睡一覺就能恢復的很好。 大家雖然跑的很累,但勉強還能跟上慶塵的步伐。 跑步過程中,慶塵在最前面拉速度,后面三人則必須勉強跟上。 今天跑步時,慶塵一邊跑一邊說道:“嘗試著步伐保持一致?!?慢慢的,大家的步伐踩在同一個頻率上。 艱難又努力。 直到這時,白晝四人才終于稍微有了點組織的樣子。 慶塵沒打算現在就教授他們如何殺敵,他要先借著訓練把團隊的歸屬感、協同意識給拉起來,這樣白晝才能叫做組織,而不是團伙。 接下來,不僅僅是胡小牛他們需要跑步,慶塵認為江雪、劉德柱等人也必須加入進來。 這是一個組織接受錘煉的必經過程。 而且,這也是篩選‘騎士’的過程,必須格外的艱苦才行。 這次跑步拉練結束后,胡小牛、張天真、南庚辰三人依然累的喘不上氣來。 慶塵平靜問道:“你們不打算問問我,什么時候才能開始正式學習殺敵技巧,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只是傻傻的跑步?” 胡小牛喘了片刻勉強笑道:“不問,我們有耐心等到那一天?!?慶塵:“很好?!?洛城麗景門深處,小鷹和其他輪值的昆侖成員們正打掃衛生。 他們拿著巨大的竹制掃把,一個個宛如寺廟中的苦行僧一般。 小院的門被人推開了,小鷹抬頭一看,赫然是老板鄭遠東歸來。 對方神色沉穩,身上還沾著清晨的薄霧與露水。 小鷹跑回小院里拿來毛巾與熱水:“老板,這一趟怎么出去這么久?” “和情報組的同事追蹤到了鹿島的蹤跡,他們控制的時間行者從長白山偷偷入境,我們追了一路,”鄭遠東拿熱毛巾擦了把臉:“這次帶隊的鹿島時間行者里,很多都是延邊境外的人,那種不法之地滋生惡徒,絕對不能讓他們就這么在境內瞎轉悠?!?“那老板你把他們全抓住了嗎?”小鷹好奇道,在他的觀念里,老板都帶著情報組的同事們親自出馬了,絕對不會有什么閃失。 鄭遠東說道:“目前還沒有抓,他們進來之后便一路換乘各種長途車,直接奔向內陸地區,直到昨天他們才剛剛在咸城停下。不抓他們是想放長線釣大魚,因為他們行動目標實在太明確了,一路低調的奔向咸城,我覺得很可疑?!?鄭遠東繼續說道:“這起碼說明兩點,首先境內有人為他們指路,甚至還幫他們規劃好了線路,這次如果不是咱們情報組的同事干練,怕是真被他們甩掉了。境內存在這種擁有反偵察能力的鹿島內應,我們必須把他們揪出來?!?“其次,他們直奔咸城,一定是找到了某個目標,我想看看他們到底要干什么,”鄭遠東解釋完:“家里有飯嗎,給我盛點?!?昆侖都是勞碌命,連鄭遠東也無法例外。 他從未像何今秋那樣坐在幕后運籌帷幄,而是大部分事情都親力親為,只要哪里的任務有危險,他就會出現在哪里。 說起來這也是昆侖人手一直都不充沛的緣故,但鄭遠東依然堅持著寧缺毋濫的原則,絕對不能讓心思不干凈的人,混進昆侖的隊伍里。 這時,小鷹興奮道:“老板,這次來的犯罪分子可是境外的,等咱們把這些人抓住,是不是就可以打九州的臉了啊,讓他們天天這么嘚瑟!” 鄭遠東看了他一眼沉聲道:“國家安全是這樣攀比的嗎?九州與昆侖有組織之分,受到傷害的老百姓有組織之分嗎?以后這種話不要再說了?!?“對不起我錯了,”小鷹立刻低頭:“對了老板,我要給您匯報個事情,我在里世界撞見慶塵了!” 鄭遠東有些意外:“路遠也說看見他了,在第四區的海棠拳館?!?“誒?”小鷹有些意外道:“我是在李長青身邊看見他的,看樣子好像是被那位女強人給包養了?!?“仔細說說,”鄭遠東皺起眉頭。 他總覺得有些奇怪,慶塵的身份變化也太快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成了虎量級拳王,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被李氏大人物包養。 這少年,怎么這么能折騰…… 小鷹說道:“是這樣的,李長青遇襲一事您知道不,她遇襲的當天下午我才剛剛結束休假回到半山莊園,然后就被通知一起去出任務。原本說是要去圍觀恒社被圍攻,卻在剛進入第四區的時候遭遇鹿島勢力襲擊?!?“接下來,我們所在的車隊被封堵在街上,那小子掩護李長青進入大樓執行了斬首計劃,還幾乎殺光了一棟樓的鹿島殺手?!?“他只是一個基因戰士,怎么殺的?”鄭遠東問道。 “據說是他使用槍械非常厲害,我聽李長青身邊的老六……現在叫老九了。他說,慶塵竟然能聽槍聲就辨認出里世界的每一種槍械、每一種口徑的子彈,”小鷹說道:“老板,這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人嗎?” “存在,但我之前在軍中也只見過一個罷了,”鄭遠東平靜道。 “誰啊,我見過嗎?”小鷹好奇道。 “你見過,何今秋,”鄭遠東說道:“雖然我不知道慶塵是在哪里學會的槍械,但現在看來,我得親自去找一下他了?!?“對了老板,我這邊準備打入他們組織內部來著,您同意嗎?”小鷹問道:“這事我得先跟您說一聲,不然您以為我叛變了呢?!?“我同意,”鄭遠東瞥了他一眼:“只要你真能加入進去。不過我有些好奇,你加入的目的是什么?” “當然是探查情報了,我作為昆侖的一員,眼皮子底下出現了時間行者組織,怎么能無視?”小鷹義正言辭的說道:“我,責無旁貸!” 五千字章節。 今天萬字已更,抱歉更新的有點晚了。 感謝陸壓成為本書新盟,老板大氣,老板獨領風騷! 261、昆侖鄭遠東 虛假的白晝老板:我們也不是誰都保護的,中年富豪張承澤的生意可接,也可不接。 真正的白晝老板:我們該如何才能客戶滿意,并穩定續約? 當胡小牛提到的這個生意的時候,慶塵表面上淡定,實則非常在意。 首先,100萬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這種客戶多來兩三個,就意味著白晝每星期都能有兩三百萬的現金流收入。 來五個的話,這盈收能力比大多數上市公司都厲害了…… 其次,別的城市慶塵不太清楚,但只要是在18號城市里,對方能有什么危險? 不是說慶塵他們現在有多厲害,而是他此時正親身參與李氏權力交替、影子之爭這兩件最危險的事情里。 張承澤穿越之后再危險,還能比這兩件事情危險嗎? 而且,林小笑曾把所有18號城市有名有姓大人物的資料給慶塵,那里面壓根沒有張承澤這號人物。 所以,對方就算面對危險,大概率也是慶塵可以解決的。 這跟撿錢有什么區別?! 此時此刻,倒計時92:00:00 午夜12點。 慶塵正認真思索著,該如何提升白晝的服務水平。 他看向南庚辰問道:“我們要不要在里世界買輛車?就是那種專門給老板們乘坐的保姆車,這樣可以讓劉德柱拉著他們逛一逛,就跟觀光團一樣,劉德柱就是他們的地接導游?!?南庚辰想了想說道:“塵哥,不用買車啊,我可以讓李依諾給我勻一輛車,車上還有李氏的祥云標志呢。。李依諾知道我是時間行者,其他時間行者也知道我是……李依諾的男朋友,所以這個被別人發現了也無所謂?!?慶塵眼睛一亮,這下連車輛都可以白嫖了:“而且車上有祥云標志,客戶安全也有了保障,整個18號城市誰閑著沒事動李氏?到時候,先帶著客戶去下3區逛一逛,看一看里世界的人間疾苦?!?“再去中3區逛一逛,主要是看看第4區的夜生活,會所、拳場、虛擬人生、賭場?!?“最后去上3區逛一逛,體會里世界有錢人的快樂。其他車輛進不了上3區,會被安委會臨檢,但李氏的車肯定不會。未來再有土豪想參觀上3區,李氏的車輛就是我們獨特的優勢啊,別人都做不到!” 這一套下來,張承澤應該就看的眼花繚亂了。 尤其是白晝能夠自由出入上3區的特權…… 等對方滿意的從里世界回來,如果身邊有好友也成為時間行者,一水兒的全都介紹給白晝,到時候白晝還怕沒錢嗎? 南庚辰張了張嘴巴,這跨越世界的地接導游觀光團,也太兇了吧。 可問題是,白晝這個組織也太接地氣了吧。 人家的組織都是:努力壯大,想要在里世界躋身前列,擁有一席之地:搞基因藥劑、搞情報、搞人才、搞勢力、搞機械肢體! 白晝是:大力發展服務產業。 這時,白晝群里勇敢牛牛發來消息:“老板,我已經把劉德柱的聯系方式給了張承澤叔叔,他這邊已經準備好了現金100萬,問我們什么時候去???怎么???” 老板:“往后所有現金交易都由劉德柱去取,待到存進銀行后,留著做組織的流動資金?!?劉德柱一個c級,接收現金后能夠妥善保護,其他人拿這么一大筆錢還真有點不安全。 一只小鴨子:“……現金劉?” 劉德柱:“……” 慶塵瞥了一眼旁邊的南庚辰,然后繼續以老板身份在群里說道:“小鴨子,這件事情你來配合劉德柱,給他調配里世界的車輛?!?“好的收到,”一只小鴨子老實回應。 這時,勇敢牛牛繼續說道:“最近還有一個叔叔想要來洛城碰碰運氣,他似乎找時間行者買到了信息,有人在表世界的新聞上見過他,說在18號城市里遇到了與他長相極為相似的人,可能存在著穿越的機會?!?慶塵嘆息,其實他一直想開展另一項業務。 比如找這些有錢人收取咨詢費,表世界里獲得對方的信息、長相,然后回到里世界讓壹幫忙搜尋符合穿越條件的人,最終把信息傳遞給這些富豪,告訴對方去哪里才能穿越。 能做這個項目的人很少,起碼很少有人能像壹一樣,在里世界輕松無比的比對信息。 但是,他并沒有這么做。 因為每一個時間行者的誕生,都意味著表世界要有一個人消失在那個世界上,這是里世界原住民最恐懼的事情之一,也違反了慶塵做人的原則。 那一個個被規則抹去的意識,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他們生前可能是壞人,但也可能是好人。 如果慶塵做這項業務,與殺人無異。 他可以做時間行者的生意,但他不愿意主動制造時間行者。 老板問道:“牛牛,你這位叔叔是什么打算,準備找我們做什么?” ‘不怕困難’張天真說道:“這位叔叔曾經在一場車禍里撞斷了雙腿,他希望穿越過去后恢復雙腿,如果不行,就裝載最好的機械肢體?!?老板:“這件事情由秋雪來跟進吧,裝載機械肢體的事情,可以由秋雪來辦?!?秋雪:“好的老板,我這里有市面上能見到的,最好的機械肢體?!?小富婆:“秋雪姐姐好厲害!” 秋雪有些不好意思:“不過聯邦軍方的軍用納米機械肢體我還沒辦法?!?老板:“民用最好的級別就夠了,裝的太好了他能自己面對危險,我們就沒錢賺了?!?不怕困難:“老板英明?!?這種思路,倒是最對張天真的胃口,他就比較喜歡搞這種小動作。 就在此時,門外響起敲門聲。 慶塵豁然轉頭看向門外,這個時間深夜造訪,會是誰? 還沒等他做什么準備,卻聽門外之人仿佛為了讓他安心似的,主動開口自報身份:“昆侖,鄭遠東?!?慶塵走去開門:“請進吧,不知道您深夜來訪,有什么事情?” 鄭遠東緩緩走進屋里,還十分有禮貌的問道:“需要換鞋嗎?” “不用不用,”慶塵說道:“請坐吧?!?這還是慶塵第一次近距離看到這位昆侖的話事人,只見對方遮在衣服下面的雙手、雙腿都有機械肢體痕跡,就連衣領處露出的脖子都有一半是機械肢體。 只不過,對方身上的機械肢體卻從未在里世界市面上見過,那金屬宛如擁有活性一般,仿佛在呼吸。 連江雪身上的機械肢體與這位昆侖話事人相比,似乎都低了一個檔次。 這難道就是聯邦軍中最高級別的納米機械肢體? 鄭遠東看見他的目光便笑了笑:“穿越過去便是這樣了,很多人都羨慕,但我寧愿自己沒有穿越過?!?“鄭老板深夜前來……”慶塵遲疑了一下。 “關心一下員工的生活,”鄭遠東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忘了嗎,你已經加入了昆侖。對了,何老板沒有來關心一下員工嗎?” “咳咳,不好意思剛想起來,”慶塵尷尬道。 他雖然用同時加入所有組織這種方法,同時拒絕了所有組織。 但正主找上門來這種事情,還是讓人有些尷尬的。 鄭遠東看了南庚辰一眼:“洛城時間行者有上千名,但像你們這棟樓里如此密集的情況,還是少數?!?胡小牛、張天真、江雪、南庚辰、慶塵,如果加上一個不為人知的李彤雲,就是六個。 洛城有900萬常住人口,所以上千人放在這里也不顯山露水,但一棟樓里聚集這么多,就有點扎眼了。 如果再算上對門外出未歸的秧秧,更多。 所以,這也是慶塵想要換住處的原因,他不希望白晝如此高調。 鄭遠東說道:“我也不坐了,專門來這一趟只是為了說個事情,我不知道你在里世界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是拳手,還是李氏的特勤組成員,這對昆侖來說都不重要,你們都是昆侖的保護對象。既然你無意加入昆侖,我也并不勉強,這是我的聯系方式,如果在里世界遇到困難,需要幫助,可以跟我或者路遠、倪二狗聯系,我們會盡可能的進行協助?!?路遠是特勤組的組長,倪二狗則是昆侖情報組的組長,昆侖的主要戰斗力都集中在這兩個部門。 慶塵有些意外,他沒想到對方深夜到來,沒有興師問罪,沒有邀請加入昆侖,反倒是說要提供幫助。 這是一個傳遞友善態度的信息。 不得不說,這種做法倒是比那些逼人加入的組織,讓人更有好感。 慶塵疑惑道:“鄭老板難道不逼我們加入昆侖嗎?” 鄭遠東搖搖頭:“里世界中,個體戰斗力已經超乎想象,如果某一天時間行者真的突破了b級、a級甚至是s級,還會甘居人下嗎?這是一種必然規律,昆侖也無法強求,我更希望大家為了同一個目標去努力?!?慶塵明白對方的意思了。 就算某個時間行者被逼無奈加入了組織,可對方如果有一天成為s級半神,那組織還能控制他們嗎? 控制不了。 到時候這位半神想起自己以前被迫做的那些事情,難道不會反過來對組織心懷怨恨嗎? 里世界各個財團有限制半神的能力,表世界卻沒有! 原本慶塵以為是昆侖太佛系,所以才沒有控制所有時間行者。 現在看來,原來是鄭遠東早有遠見,對方很清楚一點,一旦個體武力值過于強大,必然會脫離世俗的桎梏。 對方的目光,比一般人更加長遠。 晚上還有一章 262、等我回來 “為何愿意在里世界對我們進行幫助?”慶塵問道。 鄭遠東說道:“你們是時間行者,同樣也是我國公民,就像你在境外,大使館仍舊會盡力保護你一樣,昆侖也會這么做?!?慶塵想了想問道:“那如果我們遇到危險,你們可以保護一下嗎?” 鄭遠東點點頭:“可以?!?慶塵說道:“那你能幫我們保護一下張承……咳咳算了?!?一旁的南庚辰心中大喊一句臥槽,他發現塵哥不但打算白嫖李氏的保姆車,竟然還打算利用昆侖賺錢! 不過,慶塵最后還是沒說出口,畢竟人家誠心對你,你在這卡bug就有點不合適了。 這時,慶塵問道:“鄭老板,您這過來一趟,就沒打算問點什么嗎?” “沒有,”鄭遠東轉身朝外面走去:“這次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說一聲感謝,謝謝你為扳手和山楂報仇?!?這句話的意思是,鄭遠東確定他就是老君山上的那個殺手。 鄭遠東與慶塵第一次正式談話,只說了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 但鄭遠東釋放出來的訊息,卻令慶塵深思。 昆侖如今對待內部成員,嚴格要求目標的一致性、紀律性,對外卻秉持開放的態度,容許時間行者們獨立于昆侖之外存在。。 這就是像是一個外柔內剛的人,表面和和氣氣的,內在卻有著堅硬的原則。 起碼到現在為止,慶塵對昆侖沒有惡感,對方所做的事情都如對方所說的那樣,沒有虛假。 待到鄭遠東離開后,慶塵悄無聲息的走進秧秧家。 這一次,秧秧的枕頭邊上多了一封信。 他展開看了一眼,信的內容很簡單:明晚不需要你動手,但你必須待在家中。 這信上沒有透露對方要怎么動手,只能判斷出大概的時間。 慶塵冷笑起來。 回歸的第四天,他一如既往的帶著胡小牛、南庚辰、張天真拉練體能,面色平靜的就像是從未收到過那封信一樣。 白天上課,晚上與南庚辰一起回家。 慶塵甚至沒有告訴任何人,幻羽今晚可能會動手,也沒有警示劉德柱。 直到回家里后,南庚辰才小心翼翼的問道:“塵哥,我感覺你今天平靜的有些可怕,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 慶塵閉著眼睛沒有說話。 只是安靜的等待。 到了夜晚12點的時候,南庚辰在家中好奇問道:“塵哥,你已經坐在這里好幾個小時了一動不動,到底怎么了?” “沒事,”慶塵平靜的說著,起身再次前往秧秧家。 枕頭邊上再次出現了一封信:“你很守信用,這讓我刮目相看,明天晚上我會給你信的指示?!?這只是一次試探,惡魔郵票持有者幻羽想要看看,慶塵是否真的為了基因藥劑打算變節。 慶塵知道這是試探,善用陰謀詭計的人生性多疑,怎么可能輕易的相信自己,然后給自己透露重要的信息? 所以,慶塵沒有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因為他知道,今晚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對方也壓根沒有打算在今晚動手。 而且,幻羽也不會知道,慶塵之所以如此平靜,是因為就算這位持有者今晚動手,劉德柱也未必會吃虧。 劉德柱是c級,還是最爆裂的火元素覺醒者,如今遇上大部分時間行者都不會吃虧。 這是慶塵的底氣。 慶塵平靜的回信:“我按照你說的做了,我要的基因藥劑呢?” 幻羽回信:“急什么嘛,我也沒有把基因藥劑帶在身邊,得下次穿越之后才能給你取回來對不對,而且,你得為我把這件事情辦完才行?!?慶塵回信:“這次按你說的做完,如果你還沒按照約定給基因藥劑,我會殺了你?!?等了三十分鐘,幻羽沒再回信。 明晚給指示,那動手時間可能是后天。 慶塵這時終于放松下來,他回到自己的臥室躺下,認認真真的檢索著自己的記憶。 幻羽想要確定他有沒有聽話的回家,就一定需要派人對他進行監視。 這是對方今天晚上會犯的第二個錯誤,因為幻羽不知道,慶塵擁有著強大反偵察能力,可以檢索回憶尋找線索。 那虛幻的記憶如幻燈片閃爍著,從清晨到日暮。 慶塵的腦海里就像是就有個定格的攝像機,看著朝陽升起又落下。 宛如滄海潮漲又潮落。 “找到了,”慶塵睜開眼睛。 今天一整天的時間,有一位中年人曾三次出現在他的記憶里,對方非常小心謹慎,似乎也擁有著一定的偵查技巧。 出現三次或許是巧合,但慶塵的前17年人生里從未出現過這個人,近期卻連續出現三次,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慶塵起身去客廳喝水。 這一整天的時間,他都緊繃著神經,直到抓住那個中年人后才徹底放松。 他之前在群里刺激幻羽,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塵哥,你到底找到什么了?”南庚辰好奇道。 “沒什么,何小小的群里有人說話嗎?”慶塵問道。 “沒有,基本上每次都是剛剛回歸的時候大家瘋狂聊天,回歸的后面幾天,就沒多少人說話了,”南庚辰一邊扣手機一邊說道。 慶塵回到臥室,開始今天的狙擊訓練,他要在今晚將標靶推移至1000米。 結果正訓練呢,他在神秘世界里忽然聽到手機的提示音。 奇怪,誰這么晚了還發消息? 慶塵睜開眼,卻見何小小在群里忽然發來消息:“今晚群友聯系到我,對方表示,后天晚上洛城可能會出現暴力事件,群內的朋友們請注意自身安全,睡前關好門窗?!?慶塵皺眉,這是誰發給何小小的消息?李四?月兒?還是其他人。 如果時間是后天的話,那剛好與惡魔郵票持有者要動手的時間契合。 所以,很有可能是某個收到信件的人通風報信。 這事,與慶塵要面對的事,大概率是同一件事。 而何小小為了保護提供情報者的信息,選擇了幫對方匿名,而且還說的非常隱晦。 此時此刻,群中所有人都緊張起來,能讓群中何小小突然預警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且危險的事,而群內成員其中有一大半此時已經抵達洛城。 說不定都會被卷入這場危機事件之中。 群內的氣氛凝重起來,慶塵盯著屏幕,那位幻羽從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 僵持。 就在此時,南庚辰在何小小群聊里突然發來了一個鏈接。 所有人定睛一看,那鏈接上赫然寫著:“我在拼夕夕上買到了好東西,快來幫我砍一刀吧!” 何小?。骸啊?闖王:“……” 幻羽:“……” 在這么嚴肅的群聊里,南庚辰發了一條這么不嚴肅的鏈接,直接給所有人都整不會了。 大家忽然感覺,所有人來這個群里都是為了正事,只有這個‘一只小鴨子’是來開玩笑的…… 有人點開鏈接想要查看購物者信息,里面只能看到‘一只小鴨子’這個id和同樣的頭像,卻看不到具體購買者的其他信息。 群里九州成員倒是能通過拼夕夕公司訂單查看用戶資料,但他們已經知道南庚辰身份了,這是一張明牌。 也有人不敢點開鏈接,生怕是什么木馬病毒,點開后會導致自己的身份信息泄露。 陸壓冷冷說道:“群主,把這個一只小鴨子踢了吧?!?不過,何小小這次像是假裝沒看見陸壓發言似的,什么都沒回應。 眾人反應過來了,這個‘一只小鴨子’一定身份重要,不然何小小怎么會容忍他在群里發這種無聊的鏈接? 慶塵走到客廳看著南庚辰,無語半晌后說道:“要不我砍你一刀吧?” 南庚辰弱弱道:“我看家里沒抽紙了,打算買兩提抽紙來著……” 慶塵沒跟他多說什么,而是轉身去了秧秧家,他要看看何小小在群里預警后,惡魔郵票的持有者會是什么反應。 比如行動推遲亦或是延后。 只是,秧秧枕邊空空如也,對方仿佛并不在乎似的,也沒有打算改變行動計劃。 慶塵皺著眉頭,將秧秧放在床上疊好的被子拿開,想要看看是不是信件出現在其他位置。 就在此時,慶塵忽然發現,他曾在床邊白墻上刻下的那行小字旁,竟然多了一行小字。 他刻的是“牛羊成群,唯猛虎獨行”,那是他在獨居生活中,最孤獨時刻下的話語。 在這行小字下,秧秧用娟秀的字體刻著:“等我回來?!?慶塵挑了挑眉毛,這是他第二次看見這句話了。 沉默良久,慶塵將被子重新放回了原位,連帶著被子的褶皺都恢復成記憶里的樣子。 263、兩個世界 倒計時42:00:00. 回歸的第五天,距離下一次穿越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冬季早晨格外黑暗,蒼穹上的黑色,像是永遠也化不開的墨汁。 6點鐘,白晝幾人已經早早換上運動服,頂著寒風跑進了清晨的薄霧中。 他們從行署路出發,穿越寬闊的王城大道,進入洛浦公園。 慶塵在最前方擋住了呼嘯而來的風,后面的人跑起來要稍微輕松一些。 某一刻,后面跟著的胡小牛、張天真、南庚辰他們,忽然覺得慶塵就像是風雪里的頭狼,用最堅毅的態度為后方狼群掃清障礙。 而慶塵每天定量跑五公里拉練,并沒有故意多跑,就算訓練也要適可而止,不能直接把后面這三個人拉廢掉。 待到大家漸漸停下腳步,這時候胡小牛忽然發現慶塵在皺著眉頭,并輕輕捂著自己左側肋下。 “怎么了?”胡小牛好奇道:“岔氣了嗎?” 南庚辰轉頭看去,塵哥那身體素質怎么可能還會有跑步岔氣的可能? 當他看到慶塵捂著的地方,然后才意識到一個問題:“塵哥,你肋骨還沒長好吧?” “肋骨?慶塵的肋骨怎么了?”張天真疑惑問道。 “塵哥的肋骨在上次穿越的時候裂了兩根,”南庚辰解釋道:“醫生讓他90天內不要劇烈運動。?!?這下,張天真與胡小牛真的震驚了,他們沒想到,這個帶著他們領跑的少年,竟然身上還帶著傷。 如果不是南庚辰提醒的話,他們根本看不出來! 別說他們兩個震驚了,就連南庚辰都很震驚。 因為如果不是今天發現異樣,他這個知情者都幾乎忘了慶塵身上還帶著傷。 實在對慶塵每天表現的太過正常了! 胡小牛認真的打量著慶塵,他想不通,為何對方受著傷還能如此堅韌的每天早晨起來跑步。 而且,對方身上帶著傷都跟沒事人一樣,自己和張天真、南庚辰一點傷都沒有,卻狼狽的要死。 早先,胡小牛認識慶塵的時候,他的印象里這少年學習很好,會殺敵。 但現在他意識到自己的認知太淺薄了,這世界上真的有這么一個人,比你聰明,比你兇狠,比你能忍,還比你努力。 胡小牛除了比慶塵有錢以外一無是處,可慶塵這樣的人,真的會永遠沒錢嗎? 不會。 胡小??粗鴳c塵說道:“我真的服了,真的?!?“不是什么大事,”慶塵平靜道:“如果真的疼痛難忍,我也不會出來跑步?!?“我有點好奇,”胡小牛感覺有些奇怪:“我沒別的意思,只是好奇你為何會加入白晝?!?在他看來,慶塵這樣的人怎么會屈居人下?而且還對老板言聽計從。 不是胡小牛有反心,想要挑撥離間。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想不通。 事實上,胡小牛的判斷也沒錯,只是他不知道慶塵就是老板罷了。 慶塵想了想說道:“老板救過我的命?!?“原來如此,”胡小牛心說救命之恩確實當涌泉相報,這個理由很充分。 這時,剛剛跑完五公里的三個人,原本應該很狼狽的坐在地上。 但他們看著慶塵,突然像是心里憋著口氣似的誰也沒再喊累。 白天上課時的慶塵,依然趴在桌子上宛如睡著了一般。 一直到傍晚的時候,他才終于抬起頭來,連中午飯都沒吃。 南庚辰他們感到有些奇怪,按說就算上課睡覺,也不應該這么能睡才對。 如今班里同學都開始偷偷給慶塵起外號了,說他是睡神。 然而對于慶塵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充實的,每當標靶向遠方挪動一米,他的內心便愉悅一分。 當傍晚放學時,南庚辰準備跟著慶塵一起離開。 然而,他剛想起身,就被慶塵按了回去:“你待在學校里不要走,好好上課?!?“???”南庚辰腦袋懵了一下:“塵哥,你平時可不是這么說的,而且我看你都準備走了啊?!?“我可以走,你不行,”慶塵說道。 “為什么?”南庚辰不解。 “我是學神,你是嗎?”慶塵平淡問道。 南庚辰看了一眼學校窗外即將落入建筑群背后的夕陽,突然問道:“塵哥,我能感覺到你今天比昨天還凝重,所以是有危險要發生了,你才不讓我離開學校的對嗎?!?“別想太多,好好留在教室里,正常放學,”慶塵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朝教室外面走去。 正當慶塵走出教室的時候,卻被那位同樣要去咸城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