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7hzr"><video id="v7hzr"><thead id="v7hzr"></thead></video></cite>
<var id="v7hzr"></var><var id="v7hzr"></var>
<var id="v7hzr"></var>
<cite id="v7hzr"><strike id="v7hzr"><thead id="v7hzr"></thead></strike></cite>
<cite id="v7hzr"></cite>
<var id="v7hzr"></var>
<var id="v7hzr"><video id="v7hzr"><menuitem id="v7hzr"></menuitem></video></var>
<cite id="v7hzr"><video id="v7hzr"><listing id="v7hzr"></listing></video></cite>
<var id="v7hzr"><video id="v7hzr"><listing id="v7hzr"></listing></video></var>
<var id="v7hzr"><strike id="v7hzr"><listing id="v7hzr"></listing></strike></var>
        1. 山東力卡小說閱讀網站
          山東力卡小說閱讀網站 >

          作者:宜海青

          收藏:76192

          狀態: 連載中

          最后更新:2022-04-26

            “二叔你想說什么?”許七安擦著汗。 “我在山海之役中出生入死,這才積累了戰功,才換來軍中高手為我開天門,踏入練氣境?!痹S二叔嘆口氣:“回家第二年,便有了新年?!?“如今世道還算太平,你連積累戰功的機會都沒有,如何練氣?不練氣,難道就不成家了嗎?” “寧宴啊,二叔年紀大了,唯一的心愿就是看你娶妻生子,我才對得起你死去的父親?!?“走一步看一步吧?!痹S七安敷衍道。 除了積攢功勞之外,還有其他的晉升方法,那就是砸錢。 藥方和高手,都可以用銀子解決。 俠以武犯禁,因此朝廷對武夫數量嚴格管控,明文規定煉神境的高手不得私底下為任何人開天門,如果要為家中子嗣開天門,則需要向官府報備。 然而,如今的大奉官僚風氣極差,貪官污吏橫行,朝廷威嚴日漸衰弱,即使不敢光明正大的違抗律法,仍有不少煉神境高手會在黑市上尋找交易對象。 許七安努力賺錢,便是存了用銀子代替功勛的想法。 否則,一直卡在煉精境,我要這鐵棒有何用? 嬸嬸領著一雙女兒走過來,站在回廊檐下,喊道:“老爺,暖日融融,你帶鈴音和鈴月出去逛逛吧?!?許二叔皺眉:“我有事?!?“今兒不是休沐嗎?!?“我約了同僚吃酒,待會兒就要走了。不然,讓寧宴帶她們出去玩吧?!?書香門第的姑娘,通常是養在深閨,不能隨意出門逛街的。 許家是武將世家,沒這么多苛刻的家教。 許七安回頭看去,正好撞上二八少女澄澈明亮的目光,顏值上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少女抿了抿嘴,有些內向的羞怯,微微低頭。 “正好閑來無事?!痹S七安點點頭。 回想起來,我上輩子帶著十六歲妹子出去逛街,還是十八歲的“流金歲月”,當然,那時的妹子根本無法和許玲月相提并論。 ps:感謝“隕落星辰”大佬的盟主,上架后加更。 第十九章 送行詩 京都郊外,綿羊亭! 幾架奢華的馬車停在亭邊,郊外寒風凜冽,綿綿起伏的山巒呈淺褐色。 太陽溫吞的掛著,在初冬的日子里讓人感受到了一絲不遜色乃子的溫暖。 云鹿書院的紫陽居士,要出仕了。 對于在官場日漸式微的云鹿書院而言,是極大的喜事。 書院先生們擊節而歌,學子歡欣鼓舞,都覺得揚眉吐氣,出頭的日子快來臨了。 亭子里,三位老者對坐飲茶,其中一人身穿紫袍,兩鬢霜白,他就是這次送行的主角。 楊恭,字子謙,號紫陽居士,元景14年的狀元。次年致仕,回到云鹿書院治學,二十二年間,桃李滿天下,成了天下聞名的大儒。 他本該有更好的前程,入閣拜相不在話下,卻在最鼎盛的時候黯然離開官場。對于此事,士林間眾說紛壇,有人說他得罪了陛下,才不得不致仕。 有人說他是得罪了當朝首輔,手段不如人,才灰溜溜的卷鋪蓋滾人。 但不管怎么樣,二十二年后,他終于又出山了。前往青州出任布政使。 真正的封疆大吏。 另外兩位的身份同樣不低,不說在云鹿書院里的地位,單是在外的名聲,就不輸紫陽居士。 穿灰袍,蓄山羊須的叫李慕白,大國手,曾經號稱棋道天下第一,五年前與魏淵魏公手談三局,皆敗,怒摔棋盤,從此再不下棋。 穿藍袍的叫張慎,兵法大家,早年所著的兵法六疏至今還是大奉武官、將領的必讀刊物。 是大奉唯一一位可以與魏淵相提并論的兵法大家。 亭外站著一群送行的學子,都是云鹿書院頗具潛力的學生。 許新年就在其中。 “紫陽先生終于出山了,若是能得他賞識,將來我們在官場必定官運亨通?!币晃幌嗍斓耐暗吐暤溃骸稗o舊,你準備好詩了嗎?!?我哥給我準備了而且是半首七律許新年望著亭內,淡淡道:“潦草準備半首,永叔,你過于功利了?!?七律詩有著嚴密的格律,要求詩句字數整齊劃一,由八句組成,每句七個字,每兩句為一聯,共四聯。 許七安給他的七律只有兩聯。許新年飯后追問,堂哥支支吾吾的岔開話題,就是不給后兩聯。 “這不是功利,學海與宦海一樣,苦做舟,鉆營為漿?!焙糜颜f,似乎知道許新年不擅詩詞,便沒有多問。 “永叔說的沒錯,而今官場風氣腐敗,胥吏配合貪官魚肉百姓,連年天災,若想改變局面,心思就得活絡些?!绷硪晃粚W子參與話題。 叫永叔的學子點點頭,看向許新年:“你總說詩詞是小道,可你章做得再好,幾十年后,誰還記得你?可詩詞,是能傳世的?!?詩詞就是小道,不能治國,不能利民,就是附庸風雅許二郎剛想這么說,考慮到自己現在正準備用附庸風雅的小道取悅老前輩,把話吞了回去,含糊的嗯了一聲。 永叔詫異的看著他,竟然沒抬杠! 大國手李慕白嘆了口氣:“楊兄,你當年要有他們一般的玲瓏,也不會蹉跎二十余載?!?紫陽居士笑了笑。 “這話不對,”兵法大家張慎失笑飲茶:“楊兄野心勃勃,是在為立命境鋪路?!?聞言,紫陽居士喟嘆道:“終究還是被人排擠出官場了?!?“這不是你的問題,國子監出身的那幫人,不會看著我們云鹿書院翻身的?!?“哼,一群只知道欺上媚下,玩弄權謀的小人,兩百年不到,就把天下禍害成這般模樣?!?此事涉及到一樁很有意思的歷史。 儒家起源于圣人,白鹿書院作為圣人大弟子開創的學院,自詡儒家正統。事實也是如此。 但在兩百年前,因為爭國本事件,徹底被當時的皇帝所厭棄。 恰逢此時,白鹿書院出了位叛徒,白鹿書院自己是這么認為的。 那位叛徒原是白鹿書院的一位教書先生,借此機會自立門戶,以存天理滅人欲理念取悅皇帝,在皇帝的扶持下成立國子監,成為一代宗師。 打那以后,國子監取代云鹿書院,成為朝廷官員的主要輸送機構。 儒家正統之爭,也因此延續了兩百年。 紫陽居士沉聲道:“我此去,為白鹿書院開疆拓土,奠定官場根基,但想重振書院往昔風采,我一個人是不夠的,需要我等齊心協力,更需要優秀的年輕人?!?李慕白和張慎相視一笑,后者扭頭,望向亭外的學子們:“有沒有人愿意賦詩一首,送一送紫陽居士?” “吟詩就得有彩頭,不然沒意思?!弊详柧邮空卵g一枚紫玉:“博頭籌者,可得玉佩?!?玉佩紫光流轉,神異非凡。 亭外的學子眼睛齊刷刷的亮起,大儒隨身玉佩,受才氣洗禮,內蘊神奇,如果他們能夠得到,絕對是大有裨益。 同時,紫陽居士用紫玉做彩頭,還有一層更深的寓意。 長者隨身之物,只贈晚輩和學生,也就是說,拿了這塊玉佩,小老弟,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的學生了。 “學生愿賦詩一首,為紫陽居士送行?!币晃淮┣嗌迳?,腰環玉佩的挺拔學子,跨步而出,朝著亭子里的三位大儒拱手。 李慕白笑道:“這是我的學生朱退之,頗有些詩才?!?紫陽居士微笑頷首。 待那位叫朱退之的學子吟誦了送行詩后,紫陽居士臉上笑容愈發深刻,顯然是非常滿意。 “不錯?!北ù蠹覐埳髻澚艘痪?,沒有多加點評,在座的兩位大儒都比他有詩才。 但好的開端,未必有好的結尾,接下來的場面大概可以用狗尾續貂來形容。 后邊的詩詞差強人意,勉強合格。 李慕白感慨道:“自從國子監重新為圣人典籍集注,存天理滅人欲,天下學子只能拘泥于經典,埋頭于詞章。久而久之,便陷入了桎梏辭章、支離繁瑣的境地不能自拔。章詩詞再無靈性?!?說到后面,痛心疾首起來。 這也是儒家近代開始衰弱的原因,往前推兩百年,儒家的名言是:佛門很棒,道門很贊,矮油,術士也不錯。另辟蹊徑的蠱師巫師也很有靈性,值得表揚哦,粗鄙的武夫請你出去,這里是雅人的聚會。順便把妖族的異類一起帶走。剩下在座的諸位,恕我直言,都是垃圾! 當初的儒家就是這么吊。 現在呢? 各大修煉體系:怎么肥事啊,小老弟? 儒家瑟瑟發抖:p。 紫陽居士嘆息一聲,“罷了,不提這些。諸位學子,還有誰愿意賦詩?” 半晌無人。 朱退之盯著紫玉,目光熾熱,覺得這是他的囊中之物。 “先生,我有一詩?!痹S新年走出人群,來到亭邊。 他是特意沉默到現在,他為人低調謙遜,不想太早拋出好詩讓同窗尷尬。絕對和他曾經與朱退之互相口吐芬芳沒有半毛錢關系。 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 “許辭舊,我的學生,深諳兵法,是個可造之材?!北ù蠹覐埳鹘榻B了一句,是個不會作詩的。 這句話壓在心里。 張大家有些奇怪,你又不會寫詩,冒頭出來干啥。 自以為紫玉勢在必得的朱退之,聽到聲音,先是警惕一下,見是許新年,便沒當回事。 只是瞥了他一眼。 同窗數年,不說知根知底,對彼此的長短還是有數的。 許新年在策論方面出類拔萃,兵法亦有造詣,詩詞就難登大雅之堂了。 玉佩還是我的。 學子們的目光落在了許新年身上,他享受著眾人的注視,神色中透著目中無人,望向溫吞掛在天空的太陽: “千里黃云白日曛?!?大國手李慕白頷首撫須,這一句只是簡單的敘述景色,但開闊的胸襟躍然紙上。 “北風吹雁雪紛紛?!?現在是入冬時節,雪還沒來,但不遠了,這句不算夸大。 日暮黃昏,大雪紛飛,于北風呼嘯中,見遙空斷雁,畫面感一下就出來了。 這兩句背景渲染的很好,正契合了這場送行。 張慎極為驚訝,仔細審視許新年,以他這學生的詩詞水平,這兩句七言,想必是嘔心瀝血之作了。若能保持水準,說不得能與朱退之一較高下。 三位德高望重的大儒里,詩詞水準最高的紫陽居士咀嚼著兩句詩,心情莫名的有些悵然。 千里、黃昏、北風、孤雁、雪落紛紛勾勒出了蕭索凄涼的畫面。 他這不是出仕,而是被貶了似的。 然而,還真點中神韻了。 這次出仕,看似被朝廷重用,授予權柄。但國子監出身的那幫勢力,會眼睜睜看著他平步青云? 會任由他為白鹿書院在官場打下根基? 此去青州,其實是前途未卜,前路渺渺。 突然,許新年打開雙臂,俊美的臉龐在溫煦的陽光映照中,透著美玉般的無暇與精致。 他振臂,直視紫陽居士,擲地有聲的吐出最后兩句: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亭里亭外,瞬間寂靜。 俄頃,在場眾人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朱退之僵硬的一點點轉過頭去,愣愣的看著傲然而立的許新年。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崩钅桨渍駣^擊掌:“絕了!” 前兩句透出悲涼氣象,后兩句峰回路轉,讓人豁然開朗,鼓舞人心。 張慎沉看著許新年,沉默了。 好詩詞的紫陽居士,此刻還陷在這首七言絕句的意境之中,心旌神搖。 “好詩,好詩啊”他喃喃道。 “為何只有半闕?”兵法大家張慎見自己的學生沒有繼續吟誦,忍不住開口詢問。 許新年嘴角一抽:“此詩只有半闕?!?只有半闕?! 在場的讀書人立刻瞪大眼睛,難以接受這樣的話。哪有寫詩寫一半的,這還是人嗎? “無妨無妨,半闕已是驚為天人?!弊详柧邮科綇颓榫w,笑容深刻,“許辭舊,這首詩,可有名字?” “沒有!” 許新年保持高傲,委實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有保持孤高的姿態,才能讓人不再追問。 “莫急莫急,”紫陽居士笑容反而擴大了,“這首詩是為我送行的,可對?” 許新年點點頭。 “不如老夫替你想一個?!?大國手李慕白和兵法大家張慎忽然明白他的用意了,心里恰了檸檬似的。 “那就叫綿羊亭送楊恭之青州如何?”堂堂大儒,眼里透著期待。 “尚可!”許新年下意識的傲嬌一句,繼而察覺到自己態度缺乏恭敬,補充道:“全憑先生做主?!?“無恥老賊?!?“哼!” 兩位大儒更酸了。 “這就是造化?!弊详柧邮坷事暣笮?,得意洋洋的朝兩位還有作揖。 詩詞衰弱的如今,這首詩流傳出去,定會引起儒林轟動,被天下學子傳唱。 紫陽居士名聲也會隨著水漲船高,關鍵是,他這番操作,相當于把自己的名字和這首詩綁定了。 倘若這首詩成為傳世之作,紫陽居士的名字也將流傳千古。 此等佳作,傳世是極有可能的。 在兩位大儒看來,最不要臉的是,許新年以學生的身份贈詩師長,詩名中是不該出現名諱的,當以“字”或“號”來代稱,只有同輩或好友才能把名寫進詩中。 可見這個此賊為了揚名已經不要臉皮了。 讀書人最大的夢想是什么,修身治國平天下?不,這是理想,不是夢想。 千百年來,讀書人最大的夢想只有一個:青史留名! 兩位大儒要嫉妒的質壁分離了。 身為師長的張慎意識到這首詩可能并非自己學生所作,但他沒拆穿,學生能得到紫陽居士的青睞,是自身的造化。身為老師也覺得高興。 在學子沸騰的議論聲里,許新年咳嗽一聲,如實相告:“老師,兩位先生,此詩非我所作,另有他人?!?討論聲霎時間停歇。 三位大儒表情各不相同,張慎恍然,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李慕白似是吃了一驚,甚是意外。 紫陽居士反應最大,跨前兩部,急切追問:“是誰?是我們學院的學子嗎?是不是在這里?” 目光掠過許新年,在眾學子中搜索。 “是家兄!”許新年下巴微抬,保持高傲姿態。 沉默的學子又開始議論: “許辭舊的兄長?” “在何處求學啊,怎么沒有聽過這號人物?!?“額沒記錯的話,許辭舊似乎是長子?” “辭舊,你兄長高姓大名,師從何人哎呦,你倒是說呀,此等詩才,我們竟然一無所知?!?學子們急的不行。 三位大儒也看著徐新年。 不好,我被粗坯老爹影響了,我不應該把粗坯老哥說出來的看著目光火熱的學子們,許新年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可見讀書人是驕傲的,許新年自己也是。 云鹿書院的讀書人更驕傲。 許七安也是讀書人的話,他們會欽佩、仰慕,若是讓眾人知道不過是一衙役,就會產生負面情緒。 一個低等差役也能寫出絕品七律,我們的臉往哪里擱? 許新年硬著頭皮:“家兄在家苦讀經典,不在云鹿書院,也不在國子監,他,他性格寡淡無爭,不喜名,不喜功,只愿皓首窮經?!?竟如此氣節,簡直是我輩楷模,令人敬仰白鹿書院的學子們震驚了,涌起結交之心。 頭籌沒有意外,紫玉給了許新年,紫陽居士紅光滿面的拜別眾人,感覺念頭通達,登上豪華馬車時,意有所指的留下一句話: “如此大才,不能明珠蒙塵,純靖,謹言,你們覺得呢?” 兩位大儒不知道真沒聽懂,還是假裝沒聽懂,默不作聲的送走了紫陽居士,待馬車遠去,李慕白忽然拽住許新年的手,把他帶到一邊:“辭舊啊,老夫忽然起了收徒之心,今日索性無事,帶我去見見你的兄長?!?張慎大驚失色,出聲道:“辭舊,倘若你與兄長一起拜在老夫座下,未嘗不是一段佳話?!?寫不寫詩的不重要,主要不想埋沒這么一個人才。 倘若將來妙手偶得一首傳世之詩,比如吾師張慎之類的,也是極好的嘛。 李慕白不悅道:“兵法不是主流,讀書人,首先要學經義,通策論,修身齊家?!?“呵,棋道就是主流了?而且還是個輸不起的人,在魏淵手里無一勝績?!睆埳骼浜?。 “老賊,你閉嘴,休要在我面前提魏淵。老夫向來愛惜人才,這學生老夫收定了?!?“老匹夫,你那是愛惜人才嗎,你是饞他的詩才?!?“無恥老賊,看老夫一口浩然正氣震死你?!?“好像老夫沒有似的?!?許新年頭皮發麻。 遠處的學子大驚失色,不知道怎么回事,兩位大儒就面紅耳赤的爭吵起來了,甚至有動手的趨勢。 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 十一月底,京都的氣溫最冷應該有零下,這是許七安早上起床,看到院子水缸結了層薄冰,據此判斷出來的。 大奉王朝雄踞九州中原,自稱天下正統,京城的氣候應該屬于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 這種氣候的地區,冬天如果沒有暖氣的話,會非常難捱。 “在這個時代,冬天出現凍死骨是理所應當,天經地義的事?!痹S七安心里嘆息一聲。 有些后悔自己的數理化學的不夠好,無法在這個基建落后,物質匱乏的時代開展種田流。 那樣就可以很好的造福百姓了。 天上的太陽溫吞的高掛,清麗的少女牽著五歲的妹妹,興致昂揚的在鬧市大街閑逛,一雙秋水般的眸子左顧右盼,精致如刻的嘴角掛起淺笑。 妹妹今天一身淺碧羅衣,纏繞的花蔓在她的袖口、衣襟爛漫盛放。 寬松的袖口飄蕩,讓她多了幾分仙氣。 許七安難免會想起前世的古裝美人,然后在心里對比,這個時代的女子服侍偏向保守,不如前世的古裝美人妖艷。 “我忽然想到一條生財之道,我是不是可以改良一下衣服呢,讓女人們的衣服更加漂亮,更加勾人”許七安靈機一動。 一瞬間,他腦海里閃過很多劃時代的女性衣物:鏤空、黑絲、吊帶襪、情趣開中門 停,停下我會被拉到午門斬首的! 轔轔的馬車,挑著物品的貨郎擔,行色匆匆的路人,鱗次櫛比的商鋪組成了鮮活的古代集市圖。 經過了一個月的相處,許玲月對堂哥的觀感改變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樣充滿隔閡。 以前,因為嬸嬸的緣故,原主除了肖二叔的小豆丁,另外兩位弟弟妹妹,他都不喜歡。 最初許玲月還會大哥大哥的叫,遭了很多次冷落后,見面就只是點頭頷首。 如今關系改善了許多,但依舊有一點的生疏。貌美如花的大妹子拉著小妹子走在側邊,特意與許七安隔了兩個身位。 小豆丁被街上各種各樣的事物吸引,幾次想掙脫姐姐,但被牢牢的拽住。 “糖葫蘆,糖葫蘆”小豆丁指著街邊一個貨郎,脆生生的喊。 “牙齒不想要了?”姐姐斥責一句,拽著妹妹往前走。 許家遭逢大難,錢財耗盡,這一個月來日子過的頗為拮據,許玲月身上沒有銅錢給妹妹買糖葫蘆。 許七安走在后面,看著妹妹,主要是大妹妹,身段高挑,透著少女的青澀和窈窕。 背影宛如初發的柳芽,或許不如成熟婦人豐腴,但那股青春活潑的韻味,又是這個年齡段的女孩獨有的。 “大哥,大哥”小豆丁大急,屁股后撅,雙腳犁地來對抗姐姐的拉拽。 許鈴月咬著唇,又急又惱的表情。 “大哥也沒帶銀子,不過,很快就有了”許七安示意幼妹稍安勿躁,說話之間,腳底踩到了堅硬物體,低頭一看,是一粒色澤暗淡的碎銀。 他俯身撿起,掂了掂,果然是一錢。 過去的一個月里,他撿到一錢銀子的頻率太高了。 許鈴月瞪大了眼睛。 撿到銀子了?! 今天勾欄聽曲的錢有了算一算時間,他有兩天沒有去勾欄了,因為沒有撿到錢。 許七安有些高興,捏著碎銀,迎向貨郎,“給我三串糖葫蘆?!?“好嘞,”皮膚黝黑的貨郎眉開眼笑的摘下三串:“六個銅板?!?碎銀子找不開,賣糖葫蘆的貨郎跑邊上的商鋪破開,自己留了六枚,找回許七安94枚銅板,用細繩串起來。 大奉的貨幣體系,一兩銀子八錢100文,黃金是奢侈品,不在貨幣體系中。貧苦人家可能一輩子都接觸不到黃金。 許七安接過銅錢和糖葫蘆,自己嘴里咬一串,然后把兩串糖葫蘆分別遞給兩位妹妹。 許鈴月矜持的接過,柔聲道:“謝謝兄長?!?她咬了一口,享受著嘴里的甜味,大眼睛彎成月牙兒,最能擊中直男內心的柔軟。 許七安點點頭,再看小豆丁,她已經啃起來了。 “大哥大哥,你的糖葫蘆甜嗎?!痹S鈴音腮幫鼓著,含糊的問。 “你想吃啊?!痹S七安道破了女娃娃的小心思。 “???大哥怎么知道?!痹S鈴音吃了一驚,沒想到自己的想法被大哥知道了,大哥真厲害。 許七安呵了一聲,“糖葫蘆吃多了,嘴里會長蟲兒?!?“會長什么蟲兒?”小豆丁的小臉上露出警惕。 許七安想了想,給她描述:“就是那種白白胖胖,渾身油膩的蟲兒?!?他剛說完,看見自己的幼妹咽了下口水。 絕了許大郎朝她拱了拱手,糖葫蘆雙手奉上。 許七安領著兩個妹妹軋馬路,京城繁華的盛景在瞳孔里掠過,心里并不覺得多愉快。 我特么又撿到銀子了 這不科學! 警校出身的他,對這類無法解釋的細節極為敏感。 “會不會和我的穿越有關?” 許七安清晰記得他穿越前,并沒有觸摸古董或者被老爺爺笑摸狗頭。 “這就是我的金手指?可是每天一錢銀子是怎么回事,恰好是勾欄聽曲的錢。所以,我天天泡勾欄是天意?” “先想辦法突破到練氣吧,目前來說,不管身體有什么問題,出門撿錢總歸是好的?!?“我先升級,然后觀察,看后續會不會出現變化。而且,這個世界的武力值天花板在哪里,我還不知道。將來能力強了,或許能弄清楚狗屎運的原因?!?許七安對古怪的狗屎運保持警惕,如果是系統他反而欣然接受,因為這在他的理解范圍內。 這條街有一座青樓,叫做“桂月樓”,是個三等青首發 得益于王捕頭等人的言傳身教,許七安學習到了充足的青樓知識,大大豐富了個人文化底蘊。 青樓的尾綴可以判斷出它的規格,一二等的青樓,尾綴以院、館、閣為主。 三四等的青樓多以班樓店命名劃重點! 這還沒到晌午,青樓的姑娘們竟提前開門營業,幾個穿紅戴綠的漂亮姑娘,倚在二樓的美人靠上,笑吟吟的審視街邊路首發 瞅見心儀的穿綢緞的,便揮一揮彩帕,嬌聲說:“老爺,上來小酌一杯呀?!?就算是三等青樓,進去也得兩錢銀子的支酒費打底要睡姑娘的,根據品質,低的大概五六錢就夠了,貴的一二兩許七安盤算片刻,確認自己是消費不起的人。 沒必要啊,渾身家當也就幾兩銀子他望著二樓慵懶坐在美人靠上的鶯鶯燕燕們,心生感慨,“當時年少青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 這是所有男人都夢想了。 “大哥詩才應該用在正確的地方才是?!痹S玲月淡淡道。 她在心里默默品味了一遍,無聲嘆息,或許二叔說的對,大哥才是讀書種子。 “大哥,樓上的娘子們好漂亮呀?!毙《苟〈嗌?。 “做生意的,當然要穿的體面些?!痹S七安回答。 “什么生意呀?!?“賣鮑的?!?“鮑魚嗎?”小豆丁的眼睛炯炯有神,仰頭望著青樓,不愿意走了。 “大哥!”許玲月跺腳喊了一聲,似羞似嗔,責怪許七安不該和幼妹討論這些。 許七安扭頭看了妹子一眼,你生什么氣,難不成聽懂我的梗了? 把青樓甩在身后,路過一家魚肉丸子店,彌漫的香味讓小豆丁的雙腿生根了。 許玲月向那邊瞄了幾眼,悄悄咽口水,出獄后,許家日子過的拮據,有時三日才能吃一回葷腥。 她剛好是長身段的時候,對食物的需求極大,尤其肉類。 “等著,哥哥給你們買?!?鋪子不大,排隊買的人多,許七安讓妹妹們路邊等待,自己擠了過去。 “大哥真好?!毙《苟∫贿呇士谒?,一邊脆生生的說,并看向姐姐。 許玲月牽著妹妹的小手,望著許七安的背影,嘴角不自覺的翹了翹。 很快,許七安買了三份魚肉丸子,用牛油紙袋裝好,返回時,看到四五個扈從圍住許玲月,也不碰她,肆意調笑。 十六歲的清麗少女宛如受困的麋鹿,一邊護著自己,一邊試圖沖出包圍,但總是被扈從們逼回去。 她急的都快哭了,滿臉恐懼。 扈從們哈哈大笑。 邊上,一位錦衣公子哥騎乘在駿馬背上,看戲般的看著這一幕。 許鈴音見姐姐被人欺負,邁著小短腿跑到公子哥面前,小身板前撲,雙手往后別,然后“哇”一聲哭起來,發起音波攻擊。 “聒噪?!惫痈缦乱庾R揚起手里的馬鞭,忽然停下,眼里閃過殘忍之色,一拽馬韁,迫使駿馬高抬雙蹄,朝著許鈴音踐踏下去。 許玲月發出一聲凄厲的哀鳴。 ps:這章三千字,算是晚更的補償。 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 許七安心里涌起一股邪火,馬蹄揚起的瞬間,他掏出懷里的那串銅板,奮力投擲出去,與此同時,腳底青磚咔擦崩裂,身影電射而去。 七十二枚銅板在空中擦出厲嘯,潑頭灑向錦衣公子哥。 公子哥對于迎面而來的殺招毫無反應,臉上那抹踩死螞蟻的有趣表情尚還在臉上。 反倒是一位扈從反應過來,臉色大變,縱身撲向公子哥,把他從馬匹上撲倒,兩人狼狽落地翻滾。 噗噗噗一部分銅錢射空,另一部分嵌入馬匹,激射的鮮血濺了徐鈴音一臉。 砰! 與此同時,許七安到了,身子傾斜,肩背撞飛了馬匹。 高大的駿馬撞出數米遠,在青石板鋪設的大街拖出一道刺目的猩紅。 百姓們一哄而散,躲到遠處看熱鬧。 許七安立刻把小豆丁抱在懷里,緊緊抱住,一邊觀察她神色,一邊急促安慰:“別怕別怕,大哥在這里?!?小豆丁癟了癟嘴,終于從呆滯中掙脫,哭出聲來。 包圍著許玲月的扈從不再搭理她,奔向了錦衣公子哥。 許七安趁機把幼妹遞給俏臉發白的許玲月,低聲道:“帶著她去長樂縣衙門,敲鼓,就說是我讓你去的。然后讓王捕頭派人去御刀衛朱百戶家中請二叔,在黃林街,速度!” 許玲月深深的看了眼許七安,抱著小豆丁逃跑。 “你敢殺我的馬?!卞\衣公子哥獰笑著掙脫扈從,揮了揮手,讓扈從圍住許七安。 我還想殺你 那是匹千金難買的雪蹄烏龍驃,在軍中,那是副將級以上才能騎的。 許二叔是軍伍出身,許七安耳濡目染之下,一眼便認出了這匹馬的品級。擱在現代,那就是一輛蘭博基尼。 能開的起蘭博基尼的,那絕對是頂級二代,而且是官二代,富二代在這年頭不值錢,沒地位。 除了雪蹄烏龍驃,那套華麗的天青配煙紫紋繡,腰間系著的鏤刻螭紋的白玉帶,掛滿叮叮當當荷包、玉佩這些細節,都在昭示著公子哥的身份。 頂級官二代。 “在下許七安,御刀衛百戶許平志侄兒,方才兩位是我妹子,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公子?!痹S七安拱手,忍著脾氣,好言好語: “為救幼妹,誤殺了公子的愛駒,一定賠償?!?這場沖突的緣由,許七安腳趾頭想也能想明白,肯定是這位大少見到許玲月姿色出眾,起了調戲之心,甚至想擄走。 在衙門混了一個月,許七安對這些大少的行事作風素有耳聞,囂張跋扈,橫行無忌。 強搶民女不在話下,草菅人命屢屢發生。 擺平起來也很容易,威逼利誘而已。不服氣的,那也成,全家都別想活了。 家中長輩品級越高越是如此,朝廷會為了幾個平民的死活,罷免朝廷大員? 在這群衙門眼里,欺負平民百姓根本就不叫惹事。 能打敗官二代的,只有官二代。 許七安勉強算個官二代,許平志七品綠袍,好歹是個官身,并不是平頭百姓。 官二代欺負起老百姓肆無忌憚,對同樣吃朝廷俸祿的對象,會有所顧忌。 因為京城水深! 公子哥聽完,先是一愣,問道:“許平志,丟了稅銀那個?” “正是!”許七安松了口氣。 公子哥臉色徒然一沉,陰惻惻道:“廢了他,留口氣便成?!?特么神經病吧許七安險些爆粗口。 扈從們全是練家子,身手不弱,一個個從兜里掏出匕首。 在京城,沒有官職不能佩刀的,不穿官服不能佩刀,違規者,杖八十,罰款一百兩。 聚眾持刀,斬立決。 匕首不在此列,這群人算是鉆了法律的空子。 五個扈從不但是練家子,還學過合擊技巧,配合的天衣無縫。 兩名扈從聯手襲來,同時刺出匕首,許七安抬手抓住兩人的手腕,正要反擊,忽見兩人朝左右分開,那名救下公子哥的扈從騰空飛起,兇猛的膝撞。 許七安不得不收回手,交叉與胸前。 堅挺的膝蓋骨砸在手臂上,火辣辣的疼。 剩下的兩名扈從側面包夾,一人匕首落空,另一人在許七安腰部化出鮮血淋漓的口子。 “挑斷他手腳筋,廢了他?!卞\衣公子獰聲道。 許七安瞥了他一眼,不作聲,腦海里分析著局面。 都是煉精境界,但不是巔峰,單打獨斗我能把任何一人狗腦子打出來,可他們學過合擊術 匕首再次攻來,許七安以上輩子學的格斗術招架,假裝漸漸體力不支。 武夫煉精境巔峰,體力源源不絕,等閑不會脫力了。但他不能讓人家摸清底細,否則沒有機會。 見扈從遲遲拿不下許七安,錦衣公子皺了皺眉,站在遠處,冷嘲熱諷:“姓許的,下跪磕頭,喊兩聲爺爺,本公子可以饒你一命?!?許七安高聲回應:“爺爺,太奶奶的滋味真不錯?!?沒激怒許七安,反而自己被激怒,錦衣公子厲聲道:“殺了他?!?與最強的那名扈從拳對拳后,許七安假裝不敵,踉蹌后退。 另外四名扈從瞅見機會,合圍而來。 就在這時,許七安腳下的青磚開裂,腿部肌肉把褲管撐的鼓脹,他箭矢般的疾沖出去,撞的左側扈從口吐鮮血,胸骨折斷。 扈從們沒料到他隱藏了實力,猝不及防,讓他掙脫了重圍。 許七安沒逃,直奔錦衣公子哥,在對方驚恐的臉色中,掐住他的脖子,狠狠一拳打在小首發 錦衣公子身軀驟躬成皮皮蝦,嘴里噴出穢物。 許七安面不改色的又捶了幾拳,捶的錦衣公子抱著肚子,跪倒在地。 心里那股子邪火才稍稍退去,沒有繼續施暴,扭頭朝著救援過來的扈從喝道:“原地別動,不然我殺了他?!?扈從投鼠忌器,果然不動了。 “好,好的很”錦衣公子哥抬起頭,臉色怨毒:“你知道我是誰?” 許七安一腳把他的臉踩在穢物上,腳掌無聲發力,疼的錦衣公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那我也教公子一個道理?!痹S七安臉色陰沉:“匹夫也有怒火,而匹夫一怒,血濺五步?!?雙方對峙了片刻,一群穿玄色制服,要配樸刀的捕快,帶著十幾名白役趕過來了。 為首的正是王捕頭。 小老弟被人揍了,王捕頭本來是很生氣的,看到公子哥的錦衣后,臉色僵了僵,目光一閃,又恢復了怒容: “何人膽大包天,敢在長樂縣轄區當街斗毆?!?見同僚們已經抽出樸刀,把扈從們包圍,許七安這才松開錦衣公子哥。 錦衣公子戟指怒喝:“給我抓起來,本公子要將他千刀萬剮?!?王捕頭假裝聽不到,罵罵咧咧:“混賬東西,統統帶走?!?不管錦衣公子怎么表明身份,他就是一臉“老子沒文化,臥槽行天下”的粗坯姿態。 大概是覺得這個捕快實在沒見識和腦子,錦衣公子不鬧了,在衙役們的押送下,向長樂縣衙門走去。 王捕頭落后幾步,到許七安身邊:“兄弟,闖大禍了,那王八犢子身份不簡單。你想好怎么解決沒?” 老王眼力毒辣。 我劉建明沒有選擇許七安低聲道:“通知我二叔了嗎?!?邊走邊說,不多時,縣衙到了。 ps:求月票。 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 許七安剛踏入縣衙,便聽一聲帶著哭腔的聲音:“大哥” 正是穿淺碧羅衣,亭亭玉立的許玲月,她秀美白皙的臉龐殘留著淚痕,眼圈紅腫,宛如一朵惹人憐愛的小花。 身邊不見許鈴音,大概在偏廳沒讓過來。 許七安微微頷首,給她一個鎮定的眼神。 早已收到消息的朱縣令高坐桌案前,見到眾衙役押著一群人進來,看清那位滿面怒火的錦衣公子。 老朱嚇了一跳,急匆匆的起身迎來。 “哎呦,這不是周公子嗎,周侍郎可好?” 錦衣公子猛的揮袖,把朱縣令逼開,指著許七安,惡狠狠道:“此人當街行兇,欲殺我,速速將他拿下?!?“言重了,言重了”朱縣令陪著笑臉,扭頭,滿臉怒容的喝道:“快手許七安,還不滾過來?!?許七安硬著頭皮迎上去。 “混賬東西,連戶部侍郎周大人的公子也敢打,你有幾個腦子啊你?!敝炜h令飛起一腳踢在許七安身上,一轉頭,又是一臉舔狗笑容: “周公子,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都是自家人,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跟他一個小人物計較?!?人群外,許玲月望著堂兄因為自己被責難,淚珠滾滾,比尋常女子更挺更精致的瓊鼻哭的通紅。 戶部侍郎的公子許七安心里一首發 在大奉王朝官場,一位官員的能量有多大,看的不是品級,而是背景和權力。 一二品官員有很多,但真正站在權力巔峰的其實就一小撮人。 六部的尚書和侍郎就在此列。 打了戶部侍郎的兒子,這事兒鬧大了。 “少特么給我來這套,你不抓人是吧,我自己動手?!敝芄哟笫忠粨],命令扈從:“把這小子給我抓了?!?他就不信,在縣衙里,這小子還敢反抗行兇。 朱縣令喝道:“誰敢在縣衙內施暴,格殺勿論?!?三班衙役沖了出來,抽出樸刀,架在剛要動手的扈從脖子上。 白役則持棍戒備。 “姓朱的,你敢動我的人?”周公子指著朱縣令的鼻子破口大罵。 “周公子不要誤會,本官是朝廷命官,按規矩辦事而已?!敝炜h令依舊是舔狗笑容,摸了把臉上的唾沫星子: “本官這里有一份訟書,狀告公子您縱馬行兇,霸凌良家女子。狀告人是許玲月?!?這是朱縣令早就準備好的手段,倘若對方只是尋常衙內,朱縣令就想辦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是怎么都沒想到,事主是戶部侍郎的公子。 周公子“呵”了一聲,“縱馬行兇,傷到誰了?霸凌良家女子,姓朱的你上街問問,我有動這個女人一根手指頭?” “那許是這女人認錯了人?!敝炜h令笑呵呵的把訟書收回袖中。 糟糕,朱縣令搞不定,我得想辦法自救,實在不行就跑路了但肯定會連累二叔一家。許七安有些急,在這年代,只有官二代能對付官二代,他的段位和人家差太多了。 別說是他,就算是二叔,一個御刀衛的百戶,在戶部侍郎面前算什么? 什么都不是。 至于后悔,沒有,刀架在脖子上,難道任人宰割? 念頭急轉間,他看見周公子的一名扈從離開了縣衙,而朱縣令沒有阻止。 許七安心又涼了幾分,走到王捕頭身邊,低聲道:“頭兒,兄弟我今天在劫難逃了,有件事想拜托你?!?王捕頭沉默了一下,低聲說:“你說?!?這一個月來,他和許七安的關系突飛猛進,天天去勾欄耍,一起喝花酒,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你先借我一兩銀子?!?王捕頭在懷里摸了摸,摸出一把碎銀,不到一兩。 許七安接過碎銀揣兜里,這才說道:“頭兒你騎馬速去我家,到我床邊的柜子里取一本書,一本藍皮書,記住不要拿錯了?!?日記是淺黃色的封皮。 “你拿了書之后,立刻去司天監,找一位叫采薇的姑娘,幫我捎一句話:許七安有難,速救?!?司天監?!王捕頭一臉躊躇,“那地方豈是我這種人能去?!?讓他進司天監,就相當于讓普通人進皇宮,連靠近的膽兒都沒有。 許七安就知道是這樣,低聲道:“我要出了事,這些銀子可就沒人還你了?!?王捕頭瞪大眼睛。 “幫我辦成這件事,下個月的俸祿全歸頭兒你?!?“許七安你大爺的?!蓖醪额^罵罵咧咧的沖出了縣衙。 許平志收到通知,從同僚那里借了馬匹,快馬加鞭的趕到長樂縣衙門。 踏入門檻,進入公堂,首先看見哭的不停顫抖的女兒,緊接著是劍拔弩張的衙役和扈從。 許平志收回目光,來到女兒面前,臉色嚴肅的問:“怎么回事?” 許玲月就像看到了救星,哭的更兇了,抽抽噎噎的把發生的事告訴父親。 當聽到周侍郎的公子揚起馬蹄踐踏幼女時,他的眼角跳了跳,臉色愈發陰沉。 “要不是大哥,鈴音就沒了,嗚嗚” 寧宴許平志望著侄兒的身影,閉上平靜了幾秒,低聲道:“你去偏廳看好鈴音,不要出來?!?看著女兒小跑的背影消失,許平志沉默的上前,盯著錦衣公子:“周公子,此事能了嗎?” 錦衣公子對上他的眼睛,仿佛感受到了宛如實質的殺意,想起許七安在街上說過的話。 喉嚨里的狂言怎么都擠不出來。 “許百戶好大的官威,怎么,我家公子要是不罷休,你還想血濺五步?” 一名穿著藍色長褂,袖口和領口有著金色滾邊,腰懸玉佩的老者從縣衙大門進來。 他頭發白多黑少,臉龐清瘦,目光銳利的像是藏著針。 剛出聲時還在門口,說完時,人已經到了公堂。 “陳叔?!卞\衣公子大喜過望。 “少爺怎么傷成這樣,是哪個該死的畜生動的手。老奴看著少爺長大,那是一丁點的傷就心疼的緊的?!?老者看見錦衣公子凝固著血痂的耳垂,又心疼又憤怒。 “我幾次三番與老爺說了,給你配一名練氣境的高手,他總是以你喜歡惹是生非為由拒絕?!?“惹是生非又如何?別人吃虧,總好過少爺你吃虧?!?感覺自己被一股氣機鎖定,許平志如墜冰窖,脊背像是有蛇爬過,他有種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感覺。 類似的感受,在戰場廝殺時常常會有,這讓他不敢動彈一下。 這個老者是煉神境的高手。 朱縣令咳嗽一聲:“您是” “不敢!”老者不咸不淡的打斷,“老夫只是周府一個老奴罷了,當不起朱大人這一聲“您”?!?“老前輩這話說的客氣了?!痹紫嚅T前七品官,這個道理官場老油條最清楚了,朱縣令賠笑著: “看這事兒鬧的,都是誤會,都是誤會。京察在即,大家以和為貴,老前輩,您覺得呢?” 老者冷笑道:“幾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還影響不到老爺的京察。周府向來以德服人,一切以朝廷規章制度辦事?!?眾人一開始沒明白他的話,直到片刻后,雜亂又響亮的腳步聲從衙門外傳來。 繼而涌進來一批披堅執銳的甲士,為首的是一位穿青袍,繡白鷴的官員,目光環視,朗聲首發 “刑部緝拿人犯,閑雜人等退避,如若干涉,同罪處置?!?頓了頓,這位青袍五品官朝周公子擠出笑臉:“這位公子,本官問你,人犯在何處啊?!?周公子戟指許七安:“把這狗東西給我鎖了?!?青袍五品官大手一揮:“拿下?!?甲士們沖了上去,取出枷鎖,把許七安給鎖住。 “大人,我侄兒何罪之有!”許平志大急。 “有沒有罪,本官自有定奪?!鼻嗯畚迤饭俚溃骸氨竟偕頌樾滩坷芍?,想來秉公執法,一絲不茍?!?許平志還想說話,但被朱縣令死死拉住。 “帶走!” ps:2700字數,感覺太長了,我總是這么良心,一個不慎就會寫多,得檢討一下。 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 刑部的人迅速離開,帶走了被貼上人犯標簽的許七安。 頭發花白的老者這才撤去氣機,看都沒看許平志,握住周公子的手臂:“少爺,老奴先帶你回府包扎傷口?!?周公子隨著他往外走,嚷嚷道:“我要那小子死?!?“好好好,老奴會辦妥的?!崩险咭荒槾认樾θ?。 “不,我親自去?!?“都依少爺?!?兩人帶著扈從離開縣衙,身影消失,許平志忽然大口大口的呼吸,像是險些溺斃的人。 渾身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我要告御狀!”許平志一字一句道。 “你見不到圣上的,皇宮禁地,豈是御刀衛百戶可以進?你也沒有上奏的權力?!敝炜h令嘆口氣:“算了吧?!?“不行的,不行的”許平志時而猙獰,時而絕望。 朱縣令想了想,“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找辭舊,他是云鹿書院的舉子,說不定會有辦法?!?云鹿書院雖然在官場備受打壓,幾乎沒有生存余地,但住在里頭的可不是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 那是一群圣人門徒。 他們不但擅長以理服人,更擅長以理服人。 所以當初許新年能夠擺脫流放的命運,只是被革除功名,入賤籍。 摘星樓! 王捕頭策馬來到這座京城最高建筑,周邊沒有士卒戒嚴,但當臨近時,會發現摘星樓附近根本沒有百姓的蹤跡。 司天監是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地方,監正大人觀星象,定歷法,是可以與天上仙人溝通的謫仙人物。 司天監的煉金術師的作品在民間廣為流傳,造福百姓,相比起其他體系,司天監術士是最被百姓所接受的神仙形象。 神仙住的地方,沒人敢來。 王捕頭幾次想勒住馬韁,打道回府,但都忍住了。 他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在摘星樓前停下,雙手顫抖的把馬韁系在石階上的雕欄。 硬著頭皮,沿著石階而上。 摘星樓的地基足足有六米高,比尋常人家的屋頂還要高。 王捕頭帶著忐忑的心情,來到了摘星樓的第一層,里面采光極好,陽光從墻壁的一排排孔洞里照射進來,塵糜在光束中浮動。 王捕頭看見了成排的藥柜,看見穿白衣的年輕人們圍坐在一起,激烈討論著什么。 看見有人握著書卷苦讀,看見有人趴在桌上睡覺,看見有人在熬煮藥材。 坊間流傳,司天監的神仙們個個都是醫術圣手,救死扶傷還不收錢王捕頭現在相信了。 “你是什么人?” 一名白衣人注意到了王捕頭,迎上來,審視著他。 司天監周圍沒有士卒把守,但是,極少有百姓敢肆無忌憚的靠近,只有一些遇到大病的,自知沒有活路,才會來這里碰碰運氣。 王捕頭有些拘謹,喉頭滾動一下,結結巴巴道:“我,我是長樂縣衙門的捕頭?!?所以? 白衣人看著他不說話。 對方的眼神炯炯有神,銳利的像是能看到人的內心,王捕頭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差點就要放棄小老弟許七安,扭頭走人。 “我,我來找采薇姑娘”王捕頭說。 “采薇師姐?”白衣人再次審視起王捕頭,見他兩手空空,心說你都沒帶吃的,你就來找采薇師姐? “什么事?!?王捕頭從懷里摸出一本深藍色封皮的書:“有一位朋友讓我把這本書捎給采薇姑娘,并附贈一句話:許七安有難,速救?!?白衣人接過,隨手翻了幾眼,上面的字扭曲的仿佛雞爪,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最新章節,免費下載》最新章節
          第601章 躍馬西行
          第602章 云海的妻子
          第603章 炎靈李巍奕死
          第604章 三大家族的目的
          第605章 金蛇劍
          第606章 乾坤手段聚氣運
          第607章 少林金剛不壞神功
          第608章 討情面
          《,最新章節,免費下載》正文
          第1章 午夜到!
          第2章 先天遁劍法
          第3章 前往截天山
          第4章 對陣分身
          第5章 耀光,星耀文明的后裔!
          第6章 客店驚宵聞賊訊渡口踏水駛清波
          第7章 法光如雨
          第8章 凜冬將至
          第9章 你的雙手,真是被楚長老所廢?
          第10章 劍意——開辟
          第11章 皇子羅毅
          第12章 時間之兵
          第13章 這不能怪我哦
          第14章 一座空城
          第15章 前往截天山
          第16章 煉筑基丹
          第17章 頭之附體終出現
          第18章 無惡不作南宮斬
          第19章 喪尸暴龍獸
          第20章 垂死的掙扎
          第21章 天宮主人
          第22章 時間之兵
          第23章 天宮主人
          第24章 一劍殺到
          第25章 吐了吐了吐血了!
          第26章 荒草埋骨
          第27章 殺人后果很嚴重
          第28章 紫霄大地
          第29章 測量柱
          第30章 皆入瘋魔
          第31章 收集內丹
          第32章 寶物示警
          第33章 你怕是沒睡醒吧!
          第34章 展銷交易會
          第35章 被炸出來的魔族
          第36章 正魔再戰
          第37章 寒冰透骨針
          第38章 超十億
          第39章 在痛苦中慢慢懺悔吧
          第40章 煉筑基丹
          第41章 螳螂捕蟬后又黃雀。
          第42章 殺出古戰場
          第43章 趕腳尼姑
          第44章 重燃希望
          第45章 夜襲唐門
          第46章 噬金火蟻展兇威
          第47章 易容和換容
          第48章 阮星竹娘家人帶來的驚喜
          第49章 金蛇劍
          第50章 百家傳人
          第51章 神不知鬼不覺
          第52章 煉筑基丹
          第53章 外公終至
          第54章 嫦李蘇醒
          第55章 萬賊來朝
          第56章 無法承受之恨
          第57章 先天遁劍法
          第58章 夜襲唐門
          第59章 如父如母
          第60章 這么多白骨?!
          第61章 初探星辰圖
          第62章 躍馬西行
          第63章 父母之愿
          第64章 朋來煉金所
          第65章 劍意——開辟
          第66章 無法承受之恨
          第67章 云海的妻子
          第68章 凜冬將至
          第69章 化神無涯
          第70章 切磋你大爺
          第71章 宴請白鹿
          第72章 驚陽鐘
          第73章 暗藏眼線
          第74章 殺金丹如屠狗!
          第75章 必要條件
          第76章 殺金丹如屠狗!
          第77章 外公終至
          第78章 十招之約
          第79章 乾坤手段聚氣運
          第80章 裂主宰心動
          第81章 對陣分身
          第82章 先天遁劍法
          第83章 一飲一啄
          第84章 死一戶籍冊
          第85章 投降?
          第86章 收復魅魔
          第87章 逆天神器招魂幡!
          第88章 歡喜冤家
          第89章 正魔再戰
          第90章 化神無涯
          第91章 沒有問題的
          第92章 金蛇劍
          第93章 ‘天罪’再現
          第94章 陣法亦有神
          第95章 炎靈李巍奕死
          第96章 終見鴕鳥
          第97章 無惡不作南宮斬
          第98章 涂山雅雅
          第99章 極品心石
          第100章 陰陽印出豈容他道放肆
          返回頂部╲╱ 久久偷拍国2017的国产,27国产一区二区三区,麻豆床传媒在线,国产成人剧情精品视频,日韩欧美国产一区三上悠亚,青青青91手机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国产初中生萝莉 迅雷,国产网红精品片